第一卷 征戰篇  第七章 朝起風云(2)

章節字數:2870  更新時間:12-06-06 08:10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以沫心里一震,未經五司!在天儀,但凡重刑要犯,即便是謀逆大罪也需先有御史臺收集罪證,都察院初審,慎刑司量刑,再交由宗正府呈交皇上定奪,無論何種結果,最后也要宗正府擬好最終罪狀書,由刑部執行皇命。糧餉失竊,趙大人縱使再大的罪過,也不能越了這五司??!以沫忽然想到前幾日廉相濡說過皇上震怒之因,這才覺出一定出了大事,“慶云呢?慶云可安全?”

    廉相濡又是一陣低咳,身子抖得厲害,見他這般反應,以沫心里瞬間涼了一半,手也不自覺的抓緊,廉相濡握住她的手,依舊止不住的咳,倒也能勉強連了語句,“他……入了軍宣院,性命無虞?!?br>
    軍宣院是掌管審理一切軍政要犯之所,“可是,不是說讓回京述職?怎么關去了那里?再說慶云未觸軍法,憑什么去那里受審?”

    廉相濡緩了緩氣息,示意以沫扶起他身子,在一旁的抽屜里先是拿了一本小冊遞給以沫,待以沫接了過去,他才又拿出了一個黃玉小瓶,從里面拿了粒白色藥丸吞了下去。

    以沫翻了翻小冊,竟是詩冊。

    “給我這個做什么?”以沫將詩冊扔在暖榻旁的矮柜上,有些著急的問:“慶云究竟在前線犯了什么事?”

    未等相濡說話,外面傳來東海的聲音,“少主,老爺子和藺相已經準備妥當,只等您了?!奔錈婷揮卸?,東海連忙說,“東海這就回了老爺子,您……”

    “我馬上就好?!繃噱Υ聳繃成溆謝漢?,可近了一看還是不好得很,見以沫一臉疑慮,嘴角忍不住的微微揚起,“慶云的事情你先不要管,這幾日你便讀著它消磨時間,”伸手拿過被以沫撇到一旁的冊子,再次遞給她,廉相濡笑道:“若是能背下一兩首那是最好了?!?br>
    以沫平生最是討厭這些詩詞曲賦,若是給她一把寶刀,怕是連抱著幾日也不會覺得無趣。廉相濡知她沒往心里去,只能如實告訴她,“等你回京時,估計過不了幾日就是禧貴妃壽辰,你若還想如去年那般僥幸過關,就拿去多看看?!?br>
    以沫扁嘴,怎么這么快又要到禧貴妃壽辰了?怎么不好的日子總是來的特別快?以沫心里不快,也只能將詩冊收進懷里。廉相濡見她收了冊子,明明怕她不以為意,卻寬慰道:“你且把它當作無聊時的消遣,若實在不喜歡,就讓拾年給你講講舊人的奇聞佚事,那丫頭段子多?!?br>
    這倒是以沫沒想到的,剛剛有了絲欣喜,又想起廉慶云的事情,眉頭不由得又隆了起來,“那慶云的事情……”

    “具體怎么回事還要等今晚到了天都再看,你不要擔心,不會有事的?!?br>
    以沫與廉相濡一同下車,東海扶了廉相濡上了快馬,以沫站在一旁靜靜的看著,眼見他要離開,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反應過來時已經喊出了一聲:“師父!”

    廉相濡聽到以沫略顯焦急的聲音連忙扯住了韁繩回過頭看她,以沫卻又不由自主地連忙把頭轉向了一邊,假裝了看風景的模樣。

    以沫等了一會兒沒有等到任何駕馬離開的聲音,只能有些認命的抬眼看了過去,卻意外的看見廉相濡神情從容鎮定,眼中甚至還帶著一絲笑意,像是候著她繼續說下去。饒是她再沒尋常姑娘的扭捏害羞,此刻也不禁紅了臉,支吾著什么也說不出口。

    看她難得的扭捏起來,廉相濡這會兒倒是真笑了出來,卻沒打擊她脆弱的臉皮,只說:“快上車吧?!彼低甌悴輝倏此謊鄣募萋砝肟?。

    三十廉衛留下護送藺氏母女,到了賓縣縣衙,藺夫人身子不適,直接由拾年扶進了早已經備好的廂房,以沫將母親安頓好,這才從房里退了出來。進府的路上匆忙,此刻看著眼前老頭兒,以沫還是沒能控制住的使勁眨眨眼,完全控制不住眼角抽動的肌肉,難不成自己老眼昏花?可是這和自己父親年齡相仿的賓縣府尹……他真的是廉相濡的門生?

    以沫與府尹一家相互見禮后,宋大人將早已等在偏房的大夫引見給以沫,以沫自是求之不得。晚上回房里的時候,藺夫人已經喝完了湯藥,靠在軟墊上吃小食,見以沫進來,藺夫人伸了手,以沫連忙快走兩步握住,順勢坐在了床邊,“娘,感覺怎么樣了?好些了沒?”

    藺夫人臉色好了許多,看以沫一臉擔心,笑道:“吃了藥,現在渾身熱乎乎的,應該是沒事了。怎么沒去睡一會兒?”

    “心里煩?!蓖蚜誦?,接過拾年遞來的手爐,以沫道:“娘覺得慶云的事情好弄么?”

    慶云大以沫兩歲,雖然是橫沖直闖的性子,卻和以沫投緣的很,兩人平日吵架拌嘴,此時慶云好端端的生了變故,以沫自然擔心。藺夫人將以沫摟進懷里,“慶云那孩子自小闖禍,哪次不是有驚無險。這次雖然事出突然,但朝中正值戰期,斷不會沒有名目的降罪,畢竟邊防軍權還握在廉家的手里,況且前月里皇上剛賜了婚,無論如何,慶云也是皇上的女婿。倒是你……”

    “我?”以沫見藺夫人嘴角微微揚起,心里估計著又是禧貴妃壽宴,反正被母親取笑一下也無所謂,以沫索性挺直脖子說:“我怎么了!”

    “你父親今日臨行前還托我多教你幾句詩詞,免得禧貴妃壽宴上丟了面子?!陛蛉說故敲揮行λ?,“這次禧貴妃壽宴你即使再不喜,也要認真準備準備。你也知道慶云與皇家聯了姻親,明嵐公主又是禧貴妃唯一的女兒。廉氏手握軍政重權,朝里雖也有鄭貴妃親弟鄭緒,四皇子漣王的娘舅寧海謙,還有由皇上和太子統領的禁衛軍作為牽制,可這次聯姻難免有鞏固軍權之嫌。廉廣是個粗人,在外帶兵打仗的經驗頗豐,可是這朝中的關系他卻什么也不知。這次壽宴皇上定會駕臨,天威難測,你別像往常一般引人耳目便可?!?br>
    以沫聽在耳里,心中卻想得是那位明嵐公主。以沫一向不喜歡禧貴妃,與明嵐公主除了在每年的除夕夜宴中見到過,也沒有什么接觸。雖是這樣,卻聽聞過這位公主脾氣囂張跋扈,仗著皇上寵愛,連新被冊封的美人也敢當面欺侮,以沫自然對她沒什么好感。父親將賜婚之事告訴她時,以沫只覺得心中憋悶,最好的朋友即將迎娶名聲最差勁的公主,以沫覺得這婚事真的是糟透了!此刻聽到母親提到廉廣,不禁問:“這與廣叔有什么關系,皇上賜婚,總不能抗旨不從吧?”

    “禧貴妃為公主向皇上請旨后,皇上曾問過廉廣的意思,只說慶云若是不想,便消了禧貴妃的念頭?!陛蛉絲嘈Γ骸澳慊共恢濫愎閌宓男宰??!?br>
    以沫點點頭,表示完全了解。廣叔的性子是什么性子?是標準的愚忠的性子!皇上的女兒下嫁到自己家,無論聲名如何,哪怕是斷胳膊少腿,他也一定會恭恭敬敬的迎進門的,哪敢拒絕?完全是當做了圣上隆寵,皇恩浩蕩。再者,以沫說:“廣叔領會圣意的能力太差了?!?br>
    皇上明明就是讓他以慶云為由推辭掉么!真是……讓她還能怎么說?以沫暗自咬牙切齒……

    “沫兒?!陛蛉絲此旖且懷橐懷櫚?,也不知這孩子想著什么,見她像是有在聽自己說話,便道:“若單是皇上那面,即使是不小心鬧出笑話也沒有什么,你這身后是丞相府,有你爹的顏面在,誰又能如何了你?!陛蛉擻興課弈蔚牡潰骸爸皇?,你與慶云自小一同長大,關系較別人要好那是自然,可是……”

    “娘,您可別告訴我,你們的意思是……”以沫手指著自己,“讓我背詩是免得公主吃醋,故意刁難我?”

    藺夫人笑而不語,以沫這次真是控制不住自己嘴角胡亂的抽動,“不至于吧!”

    “沫兒,她是明嵐公主?!?br>
    而后的三天里,以沫果真老老實實的捧著廉相濡給的詩冊認真背誦,即便是回天都的路上也無心他顧?;氐捷?,以沫梳洗后立即帶了詩冊去找藺夫人檢查背誦情況,藺夫人顯然被以沫的認真勁兒驚到了。哪想等第二日一早以沫來請安的時候,已經完全裝的像模像樣,那詩文從她嘴里吐出不見之前的一絲絲生硬,倒像是有感而發,即興而作的一般。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以下哪个是竞彩篮球的官方网站 www.yhwnyu.com.cn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以下哪个是竞彩篮球的官方网站,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