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色球唯一指定官方网站:相濡以沫撲騰記

熱門小說

第一卷 征戰篇  第二十一章 殿前請行(2)

章節字數:2847  更新時間:12-06-21 17:43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以沫從小到大,即便是藺相也沒真的打過她一巴掌,此時卻被一個善妒成性的公主甩了耳光,心里又豈能好受??醋攀澳暌凰蘚斕難劬锫嵌宰約旱男奶?,一時也委屈的掉下眼淚,伸手抱住拾年弱小的身子,兩個主仆嚶嚶的哭了起來。

    哭了好一會兒,以沫終于心里平復了一些,伸手抹了抹眼淚,又拿著絲帕給拾年擦了淚水,逗她說:“快別哭了,你瞧,都是因為你,我一早的打扮就作廢了,現在臉上還有得看么?”

    拾年一下下的抽嗒,慢慢放勻了呼吸,還是有些哽咽的說:“小姐不裝扮也美,……那公主根本比不起我家小姐!”

    看到以沫的臉微微有些隆起,想也知道那公主下手有多狠,拾年說:“小姐,咱們先找個地方坐下,我去給你弄點冰先敷上,要么一會兒真腫起來了?!?br>
    碧恒閣周圍有數個暖廳,都是預先準備好可以安置中途想要休息的賓客的地方,以沫帶著拾年一路往左拐右轉的,皆是尋了偏道,想挑一間里面沒人的進去稍作休息,沒成想在過連接兩廳的游廊上竟意外地遇見廉相濡和東海。

    自從當日在清王府門前氣走廉相濡,以沫回府后先是身子一直不適,后來又因為趙沐桓的事情被下了禁足,總也沒機會與他見面認錯,偏偏這會兒遇見真的不是道歉的好時機。以沫心里快速的思索一番,心想反正已經看到,再想轉身跑走反倒更不好,所以也只能硬著頭皮輕輕福了一下身,然后站在原處側首低頭,不敢讓他看到自己的左臉。

    東海笑著走近,看拾年一臉受氣的樣子,一雙大眼睛哭的像兔子眼兒似的通紅,也沒管廉相濡還沒發話,上前扯住拾年的袖子,說道:“你低什么頭?被欺負了?給誰欺負了能哭成這樣?”

    拾年也側著臉不說話,東海失笑的回頭對廉相濡說:“主人瞧見沒,這丫頭自打跟了藺主子,連藺主子不待見人的樣子都原模原樣的學會了!”

    廉相濡也不說話,只當做沒見到她,臉色嚴肅,目光冷淡的沖著東海說:“走吧?!比緩笙蜃瘧毯愀蟮姆較蛺Р驕妥?。

    主人這段時間脾氣陰晴不定,東海多多少少猜到是因為藺以沫的原因,可也沒想要自家主人會這么清淡的說完一句就要走人。一時間他站在拾年邊上無措的看看以沫又看看已經走出幾米遠的主子,拾年看到以沫蹙著眉,眼眶又微微泛起了水光,推開東??熳吡肆講皆諏噱ι硨蠊螄?,高聲說:“拾年斗膽,請少主留步!可否將少主身邊常備的玉露膏賞給奴婢一些?”

    以沫哪想拾年會沖過去,抬頭要拉住她也沒拉住,反而被東??吹剿成系暮熘?,把他嚇了一跳,說:“藺主子你的臉……”

    廉相濡背對著他們,本想把那玉露膏扔給拾年就走,聽到東海的怪叫,也回頭望過來,眼神一碰上,以沫連忙又是把臉轉向了一邊。

    東??醋胖魅艘渙騁跤糝?,又看藺主子一副急著掩飾的模樣,也不知道怎么辦,還是跪在地上的拾年磕頭道:“公主發瘋打了主子,一會兒主子還要去前面參加壽宴,可主子的臉……”

    還未等說完,廉相濡已經皺著眉頭走了過去,東海忙讓到了一邊??醇吖?,以沫直接背過身子說:“我沒什么大礙的,等會兒拿冰塊敷一下就好了,您有事就忙著,我沒什么的?!?br>
    廉相濡雖然語氣淡淡的,可說話間已經透漏著一股怒氣,不容她否定地說:“轉過來?!?br>
    以沫固執的不轉身,低聲說:“我聽聞師父已經拜了我父親為師,那從此以后咱們便不再是師徒,算是平輩了,那就還請廉少主不要多管閑事,我說過我沒事了,給我一些尊重可好?”

    這后半句話說的極重,東海在一旁不滿的叫嚷:“你不叫主人師父便罷了,何苦拿話來挖苦我家少主!你當我家主子是那種好管閑事兒的人么?藺主子還當真是不識好人心!”

    以沫只感覺此刻頭暈腦脹,知道自己是把話說重了,可是她是真的不想自己但凡遇到點麻煩都需要他的幫忙,于是一咬牙,轉回身子,迎著廉相濡的目光看過去,看到他眼中驟然緊縮的目光,以沫也開始好奇自己這臉究竟是什么慘痛的模樣,竟能讓他把一雙好看的劍眉皺成了丘壑。

    以沫說:“是我說錯了話,……其實我沒什么的,不過是剛才忽然見到了慶云,有點小激動,結果被公主撞見了,她本就對我和慶云關系要好吃醋,你不也知道的么……所以可能是……她也有點激動……額……真沒什么的?!?br>
    廉相濡盯著她也不說話,她被他盯得有點無地自容的感覺,索性揚著微微腫起的臉蛋給他看,有點耍無賴的樣子說:“你不是沒見過吧?喏,被打完就是這樣,沒什么的?!彼底拋約盒α似鵠?,牽動了臉皮連忙又用手遮住,輕輕的按揉。

    廉相濡見她耳朵和手都被凍的通紅,這才對東海說:“帶她去觀海居,我一會兒回來?!比緩笞硎敖錐?,在經過跪在地上的拾年身邊時,將棉袍衣袖里的一個小白瓷瓶扔進了她懷里,便頭也不回的走了。

    東海帶著藺以沫主仆兩人很快就走到了觀海居,觀海居是這次專門給廉家人準備的休息的地方,其實與其說是給廉家準備的,不如說是給廉相濡一人準備的。禧貴妃只有一女傍身,千方百計終于求皇上把廉慶云留給了自己女兒,無非是想與護國大公府攀上姻親,以防日后自己全無靠山,所以這次辦壽宴之時,得知廉相濡會前來,禧貴妃特地叫丫鬟收拾了這么一處別致之所,留給廉相濡休息之用。

    這觀海居也不是多大的地方,其實就是一處與碧恒閣隔水相望的小屋,因立在水邊,夏日拆了門扇可做涼亭,冬日立起便是座小閣樓,屋外有欄桿,視野極為開闊,連對面碧恒閣里人們正在做什么都能清晰可見,所以才有些特別之處。

    以沫走了半天的路,身上冷氣圍繞,乍一進去,也不覺得暖和多少,看到兩頂白爐里還有些炭火,便問東海:“你們剛從這里出去不久?”

    東海答道:“是啊,方才主人和慶云少爺喝茶時把茶打翻濕了裘衣,就到這兒來換衣服了?!?br>
    以沫點點頭表示了解,然后由著拾年將她的銀狐白絨的裘衣褪下,只見以沫裘衣內穿著紫粉色的水漾細紋長袖襦襖,又套了絲繡纏棉錦的開襟小襖,青梅色的素色提角圓裙,只有裙角處繡著白玉色的如意花紋,腰間兩股鵝黃色的長穗絡盤著百花紋的青玉腰帶,腰帶上又分別垂著八條八彩長絡,走動間,人隨裙舞一般,煞是婉約。

    東?;故峭芬淮慰吹揭閱┑娜绱酥?,不禁嘆道:“今兒是什么特殊的日子么?藺主子還知道給自己打扮了?”

    以沫走到爐邊暖手,拾年在一旁給她用玉露膏抹臉,以沫只感覺臉上頓時清涼許多,方才那火辣勁兒一下子煙消云散了一般,她笑道:“今兒不是禧貴妃壽宴,你跟你主人來還不知道是來干嘛么?”

    “可我瞧著怎么不像呢,想當年小姐及笄禮的時候都沒打扮的這么正式過?!倍2皇嗆瞇Φ乃擔骸安換崾侵牢壹抑魅私裉煲?,所以弄得這么美吧?怎么,是不是上次把我們主人得罪了?”

    以沫懶得理他,由著他在一旁胡說八道,口水亂噴,只當他是慣性的欠揍,她不收拾他自會有人收拾他!以沫無所謂的聽著,自己則抱過來案上還有些暖意的銅手爐,挑了個軟椅坐下,由著拾年往自己臉上涂抹,心里想著不如一會兒去找趙沐桓,反正剛才那么多人見到自己出了碧恒閣,估計大家此刻也都知道自己被公主賞賜了‘下馬威’,所以即便回去再晚估計也不會有人過問了吧。

    以沫想著想著,這才覺得心里稍微有點敞亮了,于是安慰自己說,可能這也是因禍得福的一個表現呢。

    或許是屋里太暖,臉上微涼的清爽過于舒服,昨夜一夜未睡的以沫慢慢升起了困意,隱隱約約的聽到有人敲門后,就再也撐不起眼睛,睡了過去。

    ——求戳~求推薦~求收藏~——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以下哪个是竞彩篮球的官方网站 www.yhwnyu.com.cn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以下哪个是竞彩篮球的官方网站,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