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紅粉佳人  第九章 四人晚餐

章節字數:5643  更新時間:19-11-02 09:35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十月中旬,攝影棚突然出現了兩個我意想不到的人。

    當Mi姐只身一人低調入場且直奔蘇紋而去時,我便開始在心底猜測她此行目的。我不知道究竟有什么事能讓向來很少進片場的Mi姐親臨,也不知道究竟是出于怎樣的理由,能讓曾經關系尷尬的兩人這樣面對面交談。直到岑芷云岑姐也走進攝影棚,我才終于恍然大悟。

    這個世界只要有人存在的地方就免不了會有明爭暗斗。為權為錢,為名為利。有人處心積慮,有人落井下石,也有人拉幫結派。這種現象在娛樂圈更是如家常便飯般,而巾藝自然也無法避免。巾藝公司的高層有三位:陸仁夫,巾藝最大的股東,現任行政總裁一職,同時也是公司的榮譽主席。不過由于年歲已高,現基本處于半退休狀態。

    岑姐和Mi姐則是公司的另外兩大股東。岑姐身任行政副總裁一職,公司內部大大小小的事情都得她操心。Mi姐則是業務部總經理,代替公司、藝員與外界溝通交流以及業務擴展方面。這兩位平時看起來和和睦睦,但其實私底下各自籠絡了一幫員工和藝人,有人稱之為”岑派”及”米派”??吹酵背魷值尼鬩約癕i姐,我隱約猜到了她們的來意。

    最近有消息透出,說陸仁夫準備退居二線休息,并會在年底選出他的接班人。我想她們兩人此行的目的應該是一樣的,那就是蘇紋。

    巾藝公司雖然表面看起來風光,但實則這兩年已不復當年盛況。不僅劇集收視不斷下滑,旗下藝人以及導演編劇也有不少跳槽到別的公司。巾藝本身也存在不少弊端,光是那套嚴苛的拍攝制度就讓許多新人吃不消轉而另投別家,而在一線風光了十幾年的老藝人們早賺得盆滿缽滿,紛紛離開巾藝退休享福去了。久而久之,巾藝漸漸呈現出了一種青黃不接的尷尬現象。

    現在公司迫切需要的,正是像蘇紋這樣能撐住場面的藝人。這種人氣及口碑都不錯的藝人,不單能保證收視率,還能穩住巾藝在這個圈子中的龍頭地位。只要將她拉入旗下,說不定就能在年底得到陸仁夫的支持從而坐上第一把交椅。

    看著狀似交談甚歡的三人,我卻不由為蘇紋擔心起來?!貶傘薄泵著傘?,你會如何???然而不管你的選擇是什么,都必定會開罪另外一個人,到時候你又該如何是好?

    當蘇紋以”與我有約在先”為由企圖拒絕岑姐她們的晚餐邀請時,我正愣愣地想著自己何時與她約好了。

    見我沒有出聲,Mi姐提議道:“那就一起吧,四個人?!?br>
    根本沒人問過我的意見,我便糊里糊涂地被她們安排好了。

    “我的車送去保養了?!貶愫隹謁檔潰骸八瘴?,收工之后可以麻煩你載我一程么?”

    似沒料到岑姐還有這樣一手,Mi姐轉頭看了看她,沒有說話。

    然而蘇紋卻遺憾道:“我今天也沒開車來,我還想待會兒讓索梨生……”

    “坐我的車吧?!輩壞人瘴撲低?,Mi姐搶先一步說道:“我們兩姐妹很多年沒好好聊過了,正好路上可以敘敘舊。岑姐就麻煩梨生你載她一程了?!?br>
    Mi姐都已經如此說了,眾人自然也不好再說什么。于是約好地方,收工后我便載著岑姐從電視城出發了。

    其實我與岑姐在培訓班的時候就已經認識了。她曾與天哥一起來視察首屆培訓班的成效,當天哥鼓勵我的時候,岑姐也在一旁看著。后來,天哥介紹我與巾藝簽約,接見我的也是岑姐。在我入行這么多年里,天哥和岑姐都給過我不少關照,因此當她有意拉攏我的時候,我便自然而然地成為了”岑派”的一員。

    本想與她敘敘舊,奈何今晚的氣氛實在不合適,于是一路保持沉默。

    “以你的聰明,今晚的烏龍沒理由看不出來?!閉蔽揖醯靡恢背聊氯ヒ膊淮淼氖焙?,岑姐卻幽幽地開了口,“我不明白你為什么不拒絕,你可知道這樣很有可能會同時得罪我們兩個?”

    汗了汗,我只能更加沉默了。

    “算了,我不想讓你為難。反正有Mi在場,今晚是怎樣都沒辦法再談了?!?br>
    進了預訂的包廂,隨意叫了幾個菜,又隨意地聊起了天。誰都沒有提有關工作的事情,好像我們本來的目的就只是閑聊一般。

    Mi姐一整晚都在跟蘇紋暢聊舊事。我知道她們以前是很好的朋友,也知道領蘇紋入行的就是Mi姐。不過從那件事之后,她們的關系應該已經交惡了。我記得蘇紋的電話錄音里曾提到過,跟巾藝解約的時候Mi姐似乎說過一些難聽的話,讓蘇紋很難受。

    然而看著對面滿帶笑意地聊著蘇紋剛入行那些趣事的Mi姐,我甚至有一種什么都沒有發生過的錯覺。在Mi姐主導的這場”愉快”的談話中,岑姐笑而不語,只偶爾出聲附和兩句,身為主角的蘇紋也顯得不太積極。她很少接話,僅在面上維持禮貌的微笑。隨著時間過得越久,她面上掛著的笑也就越薄。

    不知是冷氣不夠冷還是菜有點辣的緣故,我只覺得心里燥得慌,奈何此刻無法發泄,于是只能讓那些躁動的分子全部變成汗水冒出來。

    正抽出第N張紙巾準備擦汗,蘇紋突然站了起來。包廂內立刻沉默下來,所有人的眼睛都望著她。只見她彎著漂亮的薄唇說:“不好意思,時間也不早了,我們明天一早還得開工,就先告辭了?!?br>
    “不多坐會兒?我待會兒送你回家?!盡i姐還想留她。

    笑著搖頭,“拍了一天戲已經很累了,我現在只想早點回家洗個熱水澡?!?br>
    明白蘇紋去意已決,Mi姐只得爭取最后機會,“我送你?!?br>
    “不用麻煩?!彼瘴鋪種噶酥肝?,“我跟他住同一個方向,讓他順道載上我就行了?!苯掖游恢蒙銑鍍鵠?,她對兩位抱歉地笑笑:“不好意思,我們先走了?!彼低?,便拉著我出了包廂。

    上車之后,她一直沒有說話。不知道她家究竟在哪,出聲詢問卻發現對方根本沒有在聽,于是只好駕著車滿香波利地轉。我時不時地轉頭看她,見她都只是看著窗外愣愣出神,不好打擾,我只能默默圍著第五大區的噴泉廣場一圈又一圈地兜。

    也不知靜默了多久,蘇紋突然出聲打破沉默,“今晚真是不好意思,無辜將你牽扯進來?!?br>
    見她終于有了反應,我慢慢將車停在廣場邊?!懊還叵?,你不用在意我。只是,你不可能永遠這樣躲著她們,這事遲早要解決?!?br>
    “我知道?!斃忝嘉Ⅴ?,她的臉上滿是無可奈何,“為什么生活就不能簡單一些?我根本不想卷進這些麻煩里,可為什么它非要纏上我?”

    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只能看著前面的噴泉池沉默下來。

    靜默中,蘇紋忽然疑惑道:“這里不是第五大區么?你載我來這里做什么?”

    對如此慢半拍的神經不敢恭維,我扯了扯唇角,“你不是說住的地方和我一個方向嗎,那我不載你來這里又該去哪里?”

    終于想起自己之前說過的話,她突然笑了起來,“我住第三大區?!?br>
    愕然之后,便好笑地搖了搖頭,我竟然真的相信了她那套說辭。什么方向一致,三區跟五區可是一個大對角,要橫穿大半個香波利。無可奈何地再次嘆氣,我一邊發動車子一邊說:“三區也蠻大的,告訴我具體位置,我送你回去?!?br>
    有些猶豫,她想了想才說:“很遠耶,會不會太麻煩你?”

    瞟了她一眼,“如果你一上車就告訴我是三區而不是五區,讓我不用在這里傻轉十幾圈的話,我就不會覺得麻煩了?!?br>
    換做平時的蘇紋,此刻肯定會不依不饒地反駁幾句,然而今晚她卻只是笑笑,“在靠近十二區的地方。你順著繞城路開過去,到了我會告訴你?!?br>
    進入繞城路之后,才發現兩邊的城區有多不一樣。以前也聽一些老人說過,香波利最早的城區便是在這一帶,后來才遷到第一大區也就是現在的市中心,而老城區則一直被保留下來,劃分成了十二、十三兩個大區。聽說幾代的市政人員都忙于修建新城,老城區因為處于最邊邊角角的地方,于是理所當然地被他們忽略了。

    此刻一看,在我的右手邊是高樓大廈林立的第三大區,左手邊則是低矮古舊的老式樓房,而這兩個迥異的城區之間卻只隔著六條車道而已。

    在一棟電梯公寓前停下,蘇紋指了指那棟樓,“我就住在這上面,頂層最外面那間就是了?!?br>
    低頭從前窗往上看了看,卻因為夜色而無法看清頂層的樣子。不由得搖了搖頭,“怎么喜歡住那么高,貪風景?”回頭看了看左邊燈火通明的老城區,實在想不出這里有什么風景可以貪。

    “不是?!邊腫斐倚π?,她說:“因為對面不會有人拍到我?!?br>
    呼吸一窒,嗓子似被什么東西哽住了,不上不下,好生難受。

    默了默,蘇紋忽又說道:“我有點餓,你剛才也沒怎么吃東西,不如一起去對面夜市吃點宵夜吧?!?br>
    看了看她,我沒有拒絕。

    因為夜市不允許車輛進入,于是將車停在外面,我和蘇紋步行進入了這條看起來非常熱鬧的街市。道路不算寬敞,加上兩邊立滿了兜售各種物件的小販以及圍觀人群,讓這條街顯得更窄了。有些艱難地在人縫中前行,看著蘇紋左右張望一副樂在其中的模樣,之前郁結的情緒漸漸散開了,“想吃什么?”

    四處看著,她說:“我記得這邊有家店的酒釀圓子特別好吃,應該在這附近。??!找到了!”

    來到她說的這家店,發現店內生意非常好,已坐了八成滿。

    “我最喜歡就是這家的酒釀圓子,甜而不膩,吃起來特比糯?!碧值懔肆椒?,她又接著說:“算是無辜拉你下水的賠罪,這頓宵夜我請?!?br>
    挑了挑眉,忍不住逗她道:“一碗酒釀圓子就完了?我以為至少會請我吃大餐?!?br>
    沒好氣地睨了我一眼,“成天掛著大餐,你不是說要好好報答四奶奶么?就算是大餐也該你請我才對?!?br>
    正好服務員端來酒釀圓子,我忙捧了一碗到她面前,趁機轉移話題:“甜品到!四奶奶,來,你的圓子?!幣艘恍∩?,我殷勤地替她吹了吹,才遞到她嘴邊,“當心燙,四奶奶,就讓蔡九來伺候你吧?!?br>
    拍掉我的手,她一臉不知是好氣還是好笑地望著我,奪回勺子,見我還是一臉諂媚的笑,便又瞪了我一眼,“沒正經?!彼蛋?,她不再理我,低頭對付那碗圓子去了。

    咧了咧嘴,我也學著她的樣子專心致志地攪著碗中的圓子。

    “對了,你是哪邊的?”正感嘆這圓子的好味道時,蘇紋突然問道:“”岑派”和”米派”,你是哪一派?”

    “”岑派”?!畢肓訟?,覺得自己應該解釋得清楚些,于是又追加了一句,“最初入行的時候就是天哥和岑姐一直在關照我,所以……”

    “我明白你的意思?!泵揮腥夢壹絳迪氯?,蘇紋一邊攪著碗中的圓子,一邊低著頭說:“我一直在想你之前跟我說的話。其實我也明白這樣躲下去不是辦法,我遲早要做出選擇?!?br>
    沒有說話,我只是看著她。

    “我是Mi親自領入行的,當年我還只是快餐廳的臨時工,是她一眼發現了我并說服我進入演藝圈。剛剛入行的時候,也是她一直支持和鼓勵我,并且教會了我不少東西??梢運?,如果沒有Mi根本不會有今天的蘇紋?;蛔銎淥?,肯定會和你一樣即使是為了報恩也會義無反顧地站到她那一方??墑恰彼蝗煌A訟呂?,皺眉看著碗中的圓子,“我還是有些抗拒?!?br>
    看著她猶疑的樣子,我的心情不禁也復雜起來。原以為過了這么多年,她已經將那件事徹底放下了。我也曾在一個談話節目中聽到過,她親口表示已經不復初時那樣在意,至少在她有了信仰之后,過往的種種便只是逝去的罪孽。然而今晚看來,她還是很在意。至少還在抗拒。沒有說話,我低著頭,看著碗中的圓子發呆。

    “你為什么一臉這種表情?”

    怔了怔,我抬頭看她,“什么表情?”

    “好像很失望的樣子?!?br>
    摸了摸臉,我茫然道:“失望?是嗎?”

    見狀,她又笑了起來,“現在還有些傻?!?br>
    沒有笑的欲望,我收回手再次沉默下來。失望?大概吧??晌裁椿峋醯檬??我究竟在失望些什么?

    兀自胡思亂想的時候,鄰桌兩個女孩忽然走過來害羞地對蘇紋道:“請問,你是蘇紋嗎?”

    沒有刻意隱瞞,蘇紋禮貌地點點頭。見兩個女孩子興奮地準備尖叫,她忽然在唇邊豎起一根食指表示不要聲張。兩個孩子難掩激動地連連點頭,其中一個女孩子則開始拿余光偷偷瞟我??戳思復沃?,她似發現了什么猛地轉頭直面我,“你是索梨生?大老爺?”

    沒想到她能叫出我的名字,我有些意外。沒等我回答,蘇紋卻道:“是啊,他是索梨生。我們剛剛在附近拍完”紅色粉末”,順道來這邊吃宵夜?!?br>
    知道她不想因為我們私下見面惹出麻煩,才有此一說。明白她的意圖后,我也笑著說道:“希望你們多多支持這部新劇?!?br>
    兩個女孩連連點頭,“我知道!這部劇我知道!我有看新聞,上面說是你們的第一次合作!哇,我好期待??!還有還有,可以請你們簽個名么?”

    以微笑回應,蘇紋拿出了隨身鋼筆??醋潘畝?,我突然愣住了。這支筆……

    “怎么了?”已經簽完的蘇紋見我愣著,稍微歪了歪頭。

    “……啊,沒事?!苯庸堇吹母直?,看著熟悉的暗紅色花紋,以及打開筆蓋后筆尖那再熟悉不過的”SW”,我手上一頓,險些在紙上留下墨漬。強斂心神,我終于在她的名字下面”畫”上了”索梨生”三個字,抿了抿唇,竟比第一次為人簽名時的感覺還來得復雜。

    “該走了?!貝攪礁讎⒗肟?,蘇紋看了看四周,“好像有不少人注意到這邊,再待下去會很麻煩?!?br>
    “嗯?!?br>
    駕車離開夜市,再次回到公寓前,內心的波動卻依舊沒能平息。

    暫且不提為何蘇紋手中還有一支一模一樣的筆,直到這個時候我才后知后覺今晚的行為有多不妥當。一男一女深夜相伴暢游夜市,雖然我跟她什么事都沒有,但如果被有心人看到再傳到狗仔耳朵里,只怕又會平白無故被寫一身是非了。

    正胡思亂想間,儀表盤上的手機響了起來,我這才發現已經有好幾個未接電話?!百廛??”

    “終于接了?!辟廛笏坪跛閃艘豢諂?,“我打了好多電話你都沒接?!?br>
    “哦,落車上了?!?br>
    “你在哪里?我還以為今天收工早你會回來吃飯?!?br>
    “已經吃過了,現在跟蘇紋在老城區這邊?!?br>
    電話那端頓了頓,才問:“只有你跟蘇紋?”

    “嗯,就我們兩個?!碧懷鏊那樾?,也沒去在意這些,“仔仔睡了么?我剛好離夜市不遠,你問他要不要吃點宵夜?!?br>
    “仔仔已經睡了?!?br>
    “這樣啊,那好吧?!?br>
    “……還有別的事么?”

    貌似我才是接電話的人吧,“沒了?!?br>
    “……別太晚回來?!?br>
    收線,握著手中的電話,我一臉茫然地看向蘇紋,“怎么感覺她有些生氣?”

    蘇紋盯著我的眼睛,似在研究我到底是真傻還是裝傻。好半晌后,才笑著戳了戳我的額頭,“真是根木頭?!蓖男穩荽室丫永媛榪謚刑瞬簧俅?,不過被蘇紋這樣一說,我竟覺得有些不好意思?!白瞿愣泳禿芐腋?,但當你老婆……”蘇紋的評價只說了一半,然后看著我猛搖頭,一字一頓地說:“很可憐?!?br>
    聞言,我愣了愣,“為什么?”

    “你好歹也問問兮荏啊……”

    “哈?”不理我的茫然,蘇紋拉開車門下了車,臨走前她朝我笑道:“回去好好檢討下自己,別老顧著兒子又把老婆忘到一邊了?!?br>
    “……”竟是在吃仔仔的醋?

    明白之后,卻還是無言以對。我想兮荏是不會因為這種小事生氣的,她本就不是愛計較的人。再說,我疼仔仔已經十幾年,兮荏早該習慣了才對。

    事后證明,兮荏確實不是因為這個原因而生氣,真正讓她難以釋懷的,是我和蘇紋都沒有察覺到的一些東西。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以下哪个是竞彩篮球的官方网站 www.yhwnyu.com.cn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以下哪个是竞彩篮球的官方网站,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