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福彩官方客户端:笑傲江湖之風神

熱門小說

第一卷 小桂傳奇  第二十六章 臭小子,你們離死不遠,還有心情說什么風涼話?

章節字數:3040  更新時間:13-12-06 19:00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方才還是熱鬧非凡的大廳,此時卻顯得異樣的空洞冷清,耀眼的燈光明晃晃地照著廳內的一片零亂。沉靜里隱伏著森森的肅殺。

    蛇眼大漢冷沉沉道:“你們二人究竟是何出身?三番二次的找丁二爺麻煩,究竟受難指使?意欲問為?”

    小桂和客途對望了一眼,未言先笑道;“老兄,你沒搞錯!到底是難找誰的麻煩來著?咱們兄弟倆前天過午才踏進這座縣城,為的是找個可以換頓飯的工作做,結果不到黃昏,二人就莫明奇妙的變成通緝犯。昨晚,我們也是規規矩矩的來賭錢,憑著運氣和一點點的本事,僥幸贏了點銀子,卻又三番兩次被人圍毆加行刺。如果換成是你、你有多大本事能夠無動于衷,假裝什么事也沒有?”

    “原來如此?!鄙哐酆鶴右蹕招Φ潰骸罷餉此?,你們是初出洞門的雛兒,誤打誤撞,自找了一身的麻煩。真是不幸吶!”

    他朝站在廳門旁那個五短身材的大腦袋一揮手,大刺刺道:“關門!”

    “嘎吱……碰!”地一聲,廳門被四名黑衣大漢推動關閉,還落了栓。

    客途好脾氣一笑:“喲!敢惜這門還是生鐵鑄的吶!不過,這四周墻壁全都是雕花的鑲板隔間而成,這樣子能關得住人嗎?”

    他的話才剛說完,忽然一陣“嘩啦……碰略!”的撞響,在那些雕木鑲板的內側,落下一道道的鐵柵欄,封閉四周。

    客途忍不住失笑道:“我就說嘛!這種黑心肝的賭場,怎么可能沒有點像樣的裝置,瞧瞧!這鐵柵欄支支都有兒臂粗,算得上是座牢靠的鐵籠啦!”

    那個人腦袋兇狠喝道:“臭小子,你們離死不遠,還有心情說什么風涼話?”

    小桂嘖嘖嘲弄道:“師兄,這邊的人怎么全都是一個樣兒?他們真的是很搞不清楚狀況也!”

    這小鬼一揚眉,藐視以極的接著吆喝道:“喂!大頭呆,你搞清楚一點,咱們可是打定主意來砸場子的,沒有三分三豈敢上梁山!該死的,絕對還輪不到咱們兄弟倆,你懂還不懂!”

    大腦袋勃然大怒道;“啊呸!就憑你們這二個鳥娃兒,也想上我們這里來惹事非,踢場子?老子今人若是不能叫你們直的進來,橫著出上,我他媽的就不姓劉!”

    蛇眼大漢阻止暴跳如雷的大腦袋,冷削道:“廢話不用再多說,小鬼報上名來受死!”

    “我偏不!”小桂雙手環抱,扯皮道:“你以為你是誰呀!叫咱們報名,咱們就非得報名,你他娘的!想得美喲!”

    蛇眼大嘆瞪著小桂,目光有如毒蛇的舌信,酷寒道:“無知小童,枉費你父母白養了你這么大!進了枉死城,別忘了是‘喚蛇’薛全替你們送的終。上!給我亂刀分了!”

    薛全使出一桿中空套連,伸縮如意“環結槍“快若電光的暴刺小桂胸口。

    其他黑衣大漢則在薛全最后一字出口的同時,手舞單刀,吆喝如雷,如狼似虎,怡勢俱足的分別沖向小桂和客途。

    小桂面對刺來的長槍,依然悠閑的吃吃直笑!

    他雙掌交錯,擺出一種詭橘的封門姿式,面對攻勢毫不動容,直到長槍臨身的剎那,方始變然而動,在掌下拍,右掌長劈,碰然悶響聲中,長槍嗡聲脫射,大腦袋仁兄卻“哇!”地一聲慘叫竟被小桂一招震飛,口噴鮮血,倒翻摔出。

    蜂擁而上的黑衣打手們猶未驚覺眼前異變,已然迎上晃身切入的小桂。當他們才剛舉刀劈斬,小桂一招空手入白刃,輕松奪得一柄單刀,一換刀花,刷刷揮展。剎時,空中現出一圈光弧,光弧乍硯的同時,震人耳膜的金鐵交鳴聲“叮當”直響!

    十幾只仍然緊鈕著單刀的人手齊空亂飛,血雨濺灑中,凄厲慘痛的哀號扯人心弦的躥空直起,十數條人高馬大的黑衣漢子便血糊狼狽的撞跌成一片。

    小桂這邊才剛施辣手,客途那里也已傳出一連串“唉碰”的掌擊人體聲音。

    沖向客途的那群黑衣人打手,一個個有如拋空的繡球,手舞足蹈和著哀哀嗥叫,炸彈開花般的翻摔落地。

    薛全估不到眼前這才胎毛未脫的半大娃子,功夫居然如此扎實,下手更是狠辣,心中不由得暗暗一驚!

    他急忙探手解下纏于腰間的兵器鏈子錐,怪嘯一聲,凌空飛擊空手對敵的客途。

    客途驟聞空中傳來兵刃劃破空氣時所產生的咻然銳嘯,便知有高手來襲,他雙臂大拋,布起一道半圓型的無形勁道,護住自己,同時身形暴旋走位,右手順勢而揮,屈指連彈,指勁破空,發出奇異的“噗噗”聲響!

    揮刀猛砍的黑衣大漢們單刀急落,卻在觸及客途布起的勁道時紛紛反彈倒揚,有些人更是被震裂虎口,單刀脫手飛墜。

    薛全揮擊的鏈子鏈,竟也遭到客途凝氣成箭的屈指一彈,撞偏準頭,噗嗤插入一名黑在大漢的大腿根部。

    在這名手下“嗷……”的慘然狂吼中,薛全震撼的收鏈閃身,駭然脫目驚呼:“穿云指!”

    他落地之后,顧不得被自己誤中的手下血流如注,而色發白的指問道:“成名于二甲子前,一生未有敗跡.被武林兩道尊奉為武林狀元的水千月老前輩,是你們的什么人?!?br>
    客途瞄了小桂一眼,兩人會心一笑,心想:“呵!原來咱們師父過去也是個大大的名人吶!這下咱們終于知道了。二甲子前就已經成名?那師父最少也有一、二百歲……

    哇!好老哦!”

    小桂忍不住吃吃失笑;“水千月正是我們的師父。我們的師父就是水千月。不過,他現在年紀大了,不再叫什么武林狀元,如今人家都尊稱他老人家為不老神仙!”

    這小鬼是想起上回和小千初見時,小千說不曾聽過不老神仙的名頭,自己心里難免有些不是味兒,因此決定這一次有機會,當然得替師父做點宣傳,好好打一打廣告,以期重新炒熱自家師父的知名度。

    他卻不知道,自己此番張揚,竟導致而后他們師兄弟二人的江湖之行,兇險倍增。

    廳內,眾黑衣打手雖說全是些上不了大臺盤的江湖下九流之屬,但顯然對那些真真假假的江湖傳聞,比什么都要熟悉。

    因此,當小桂得意的說出武林狀元就是自己的師父時,全場不禁為之嘩然轟動。

    薛全更是臉色數變,他沒想到一個流傳了一百多年的“傳聞”,一位只存在于人們傳說之中不可思議的人物,如今居然在自己面前落了實,而且還跑出二個找自己麻煩的傳人來,這種沖擊,實在不能說不大。

    度過片刻的震撼,薛全終于忍氣吞聲道:“既然二位是水老的嫡傳.那么看在令師等的金面上,大發賭訪與二位小兄弟的過節,就此了結。二位小兄弟盡可走人,來呀!開門送客!”

    “慢點!慢點!”小桂拋了手中單刀,擺手謔笑道:“薛老大,我剛剛才說你們這標鳥人搞不情狀況,你怎么又來!”今天可是我們兄弟主動找上門來算帳,這梁子是你說了結,就能了結的嗎?而你居然也敢厚著臉皮,指出我師父的招牌,想跟咱們兄弟倆拉關系、攀親情,你有沒有搞錯?”

    “就是說嘛!”客途理著衣袖,氣定神閑道;“剛剛的臭小子,就算馬上變做“小兄弟“,梁子依然是梁子,過節也仍舊是過節。你——腹蛇,薛全——同樣還是不可能變成我們的朋友,你們三番兩次騷擾咱門兄弟倆的帳,也照?;故塹盟愀鑾宄?!”

    薛全臉色一僵,就待翻臉。

    小桂旁若無人的咯咯直笑;“這應該是我的臺詞,怎么讓你先說了?”

    客途滿臉敦厚的攤手一笑:“你師兄我認識你這小鬼一輩子啦,我還會不清楚你心里想些什么?”

    他們二人這般目中無人的閑話家常,實在不是故意藐視薛全,全是因為習慣使然。

    過去,在黃山上那段漫漫歲月,小桂他們師兄弟倆除了師父,和少數難得來訪的幾位幾近于‘地仙’修為的方外隱者,從未和別的人相處過。

    因為,他們早已習慣只和彼此做伴的“二人世界”,悅起話來的口氣,自然而然不認為有視于第二者存在的必要。

    只是如今這種說話的口氣態度,當然大大的得罪了講究面子勝于一切的江湖人士。

    薛全怒不可遏的咆哮道:“好!算你們二個有種。既然你們寧愿不做親家做仇家,本總管就成全你們。你們打算如何解決這梁子,盡管劃下道來!”

    小桂一見對方居然是如此一副前倔后恭的德性,想也明白,薛全大概是忌諱自己的師父。

    他不禁暗想:“咱的師父名氣真有這么大?聽說,他都已經有幾十年不問紅塵俗事了,沒想到眼前這條衰蛇居然還是如此含糊?”

    小楓的官方微信:writers-yingfengQQ群130232545請大家多多關注哦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以下哪个是竞彩篮球的官方网站 www.yhwnyu.com.cn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以下哪个是竞彩篮球的官方网站,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