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工委是官方:笑傲江湖之風神

熱門小說

第一卷 小桂傳奇  第二十七章 喲!罵完就走!

章節字數:3076  更新時間:14-07-18 14:05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小桂無視于眼前一觸即發的緊張之勢,帥氣的擺手一笑:“算了!咱們出山前,師父特別交代過,得饒人處已饒人。既然你都已經抬出我師父來拉近乎,我們師兄弟倆也只好不為已甚,就讓今晚的游戲到此告一段落吧!師兄,你覺得這個結局可好?”

    “我無所收,你高興就好?!?br>
    薛全本是一怒之下,才會脫口而出要小桂他們“劃下道來”,這么沖的氣話既然出口,一般敵對的雙方鐵定會以大干一場做了結。

    誰知道小桂這小鬼究竟是真不懂,還是裝不懂,居然還笑得出來說算了。此時,薛全如果再行挑釁,那可就變得有失風度。這種“失風度”的事,可不是薛全這個在江湖上有名號的人物干得出來的。他如果真做了,將來哪有面子再在道上跟人爭長論短?

    更何況,薛全若真的拉下臉來硬干,想想剛才人家兄弟倆出手,他這邊可也不定能贏。

    萬一翻臉之后還落個凄慘大敗,豈不應了“賠了大人又折兵”那句話,如此一來,他薛全在江湖上可就真的甭再混了!

    但是,以現下這種場面而言,薛全明明是漲紫了苦臉,氣炸了心肺,咬碎了滿口的蘇板牙,若要他真的就這么“算了”,那他豈不是得將滿肚子的怨恨、氣懊一并打包,通通帶回家中自己獨自一人消受。

    短短片刻,薛全的思緒已回轉千回。

    但是,他越想只有越嘔。

    “怎么會這樣?”薛全悶在心中千詛萬咒,空自不甘的暗罵不已:“說什么我蝮蛇薛全也是個以陰險狠棘而出名于江湖的老鳥,今天怎么會被二個毛頭小子逼入如此進退難控的局面?可恨吶!”

    薛全心里恨著,臉色也一陣青一陣紅的變換不定。

    小桂和客途二人卻搞下情狀況的奇怪著,為何薛全半天不吭聲?莫非他決定不這么算了,而想繼續以武力解決彼此的梁子?

    “開門,送客!”

    薛全突兀的暴吼一聲,一甩衣袖,回身便走得略略上樓離去。

    嘴角猶自掛血的大腦袋仁兄,在二名手下的扶持下才勉強地站穩身子,他一聽到“送客”二字,顯然稍松了口氣,忙不迭的揮手要手下挪開那道鐵所鑄的大門,送瘟神似的隔著老遠目送小桂他們離開賭坊。

    回到冷清的街上,遠遠的已有雞鳴傳出!

    時已五更交鼓,天色漸露微光。

    “好長的一夜!”

    小桂和客途不約而同的齊齊長噓!之后,二人不禁斜眼對望,忍不住同時爆出一陣興奮自得的哈哈大笑!

    “走吧!”迎著初露的晨曦,小桂意氣風發的揮手傲笑道:“目標——武林盟,殺呀!”

    他們二人腳下同時用勁,身形發電的射向城垣而去。

    當然,他們又是翻墻出城了。不過,這一問,他們可沒有打算再回這個豐亭縣。

    就在小桂他們得意離去的同時,大發賭坊隔壁的留香閣頂樓上,窗畔一條人影隱立于簾后,似正在目送著小桂他們二人出城。

    留香閣的對面,一家附有宿處的酒坊里,小千衣衫俱整的枕臂躺在床榻上。

    “好家伙!原來你們是武林狀元水千月的嫡傳弟子?!斃∏Я成蝦Φ泥雜锏潰骸罷饣匚銥燒媸強醋哐勰?!這二個家伙,呵呵……”

    他雖是兀自的咕咕著,但是一雙神色養棄的眼睛卻自斜姚而起的窗戶下,緊盯著對面留香閣頂樓上的神秘人影……

    離開豐亭縣城一路西行的小桂和客途二人,上午剛剛超過冬意初露,微見簿霜的山區,進入名為“秋浦”的小鎮。

    秋浦鎮雖然沒有豐亭縣來得大,但因為所在位置臨近江邊,故而商旅往來頻繁,鎮內不僅三街六市俱全,到處更可見酒樓飯館林立,熱鬧非凡。

    許是因為距離江岸不遠的關系,小鎮上的風勢不弱,樹樹的冷風吹的人們添衣加襖,鎮里已是一片入冬時節的景象。

    小桂他們二人依舊是一身單薄的青布長衫,走在風中,卻絲毫沒有寒冷的模樣,與他們探身而過的路上行人,不免對不畏風寒的二人投以佩服的一瞥。

    小桂望著眼前冬衣加身的行人,不禁信口吟道:“昨日秋風方起,草黃葉落初入眼,今朝醒覺風寒時,意已瑞雪紛紛?!?br>
    “說得好!”客途呵呵一笑:“咱們離開黃山時,也不過才立秋時節,沒想到眼一眨,都已經入冬了,時間過得可真快!”

    小桂笑問:“師兄,天也漸漸冷了,咱們要不要在這兒順便添幾件襖子,好準備路上穿?”

    “也好?!笨屯掘ナ椎?;“否則,若是再像這二天全在山里面打轉,可又要冷煞人了,那滋味確實不太好受?!?br>
    小桂扮個鬼臉笑道:“就是說嘛!雖然咱們倆都有本事在雪地里打赤膊,但是既然來此人間俗世,咱們的穿著打扮如果和平常人差太多,也會被當成是瘋子。搞個不妥,又不知道會是出什么麻煩呃?”

    “惹麻煩不是你的最愛嗎?”客途斜眼陰道:“你幾時變得謹慎了?真稀奇哩!”

    小桂黠謔嘻笑道:“誰說我喜歡惹麻煩?我才沒那么遜哩!是麻煩喜歡自己來找我的。這賓與主的關系,請你搞清楚些,不要隨便污辱少爺我的格調?!?br>
    “臭屁!”

    客途故做不屑的嘖弄一聲,頭也不回的大步走入一家綢緞莊。

    “喲!罵完就走!”小桂咯咯一笑:“讓對手回嘴的機會都沒有,高明!”

    他不以為然的嘻嘻一笑,正要踏上綢緞莊的門檻,卻被街上一個熟悉的身影吸引了注意。

    小桂縮回腳朝那漸行漸遠的背影極目探望:“那不是小老千嘛?好些日子不見,沒想到他也進了這個鎮!奇怪……照穿著打扮來判斷,他身旁那幾個大個子,應該是他的同門師兄弟,可是我怎么覺得小老千好像被那些人給挾待了?”

    綢緞莊內,客途嚷聲道:“小鬼,你不是要買襖子嗎?還不過來,賴在門口做啥?”小桂想想不對,回聲叫道:“你幫我隨便挑好了,我剛剛看到小老千,他好像有麻煩,我追過去瞧瞧出了什么事?!?br>
    他跑得比風還快!

    客途聞言掠出綢緞時,小桂的人已經遠在數條街外,一閃便失去人影。

    “噴!”客途好笑道:“見了麻煩就追,還說自己不找麻煩!這小鬼,真是的!”

    認清楚小桂剛才逝去的方向,客途不急著去追他,返身走回綢緞莊內,因為小桂想要添幾件襖子的嘛!只要小桂想要的,客途從來不曾拒絕過。

    小桂連鉆帶閃,穿梭在熙來攘往的人潮衛,沒幾下就追上小千那一群人,他便隔著段距離,遙遙的在暗中跟蹤。

    小千左右那些人動作略嫌粗魯的推著小千朝鎮郊偏僻的角落走去,小千面無表情,卻不曾反抗的默默而行。

    小桂心中暗自納悶:“奇怪!小老千明明不是這么好脾氣的人,干嘛任那些人欺負而不翻臉?”

    這時,小千一行人已在一處荒園的暗處停下來。

    小桂四下一望,看清地形后,迂回轉向一條暗巷,潛近小千等人停身之處……

    “小師弟……”一名高頭大馬,滿臉麻子,年約二十三、四的華衣青年,氣焰囂張的點著小千胸口,不懷好意的奸笑道:“你躲得可真遠呀!這個樣子,你叫我們這些師兄們,如何評鑒你在外修業的成效?”

    小千僵著一張臉,硬繃繃的道:“回稟大師兄,我沒有躲,我怎么敢躲著各位師兄呢?”

    “沒有?”這位大師兄冷冷一笑,忽然揚掌,“啪!”地賞了小千一記耳光。

    小千不閃不躲咬緊牙根,生受了這記火辣辣的耳刮子,他人雖未受傷,但右頰卻立刻浮現紅腫清咻的五爪金龍。

    茅山派這位大師兄沉著臉哼道:“你還敢狡辯!你若不是故意躲著我們,為什么沒有依照我的吩咐,在指定時間之內趕回豐亭縣報到?”

    小千忍氣吞聲道:“回稟大師兄,我是因為在豐亭縣外與風雷門有了點瓜葛,才耽誤了報到的時間,所以我才會盡速趕來此地,和各位師兄會合?!?br>
    大師兄揚了揚稀疏的眉頭,顯然不信道:“哦!真的嗎?這件事誰能替你作證?”

    其他幾個茅山弟子亦在旁起哄:“對,誰能作證?若無證人,我們就要按照門規治你一條抗令不前、欺瞞尊長的大罪!”

    “他到哪兒找證人?依我看,這小千根本就是瞎掰,他分明是在欺騙咱們,藉以逃避咱們的監督?!?br>
    “對!大師兄,別踉他羅嗦,按照戒律處治他不就得了!”

    “慢與!慢點!”小桂笑嘻嘻的自隱身處行去,擺手打岔道;“我可以替這個小老千作證,他真的是在豐亭縣外,遭到風雷門二代門主的聯手追殺,差點連小命都丟了哩!”

    小桂這一現身,立刻引起茅山弟子們一陣騷動,有人更是緊張兮兮,如臨大敵般的手揮佩劍,瞪著小桂嚴陣以待,“別急!別急!”小桂吃吃直笑;“我是碰巧替小老千解危的人,不是什么兇神惡煞,各位不用太緊張?!?br>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以下哪个是竞彩篮球的官方网站 www.yhwnyu.com.cn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以下哪个是竞彩篮球的官方网站,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