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福利彩票官方网站:那年夏天,風吹過。

熱門小說

卷一:回憶之所以美麗,是因為誰也回不去。  十二、夠愛

章節字數:3037  更新時間:14-06-02 19:05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出了會議室的秦言像只暴怒的獅子,一路橫沖直撞,中途碰上公司的高管也沒給好臉色。一鼓作氣地進了偌大的私人辦公室,拿起抽屜里的私人電話撥通了。

    “喂——”接起的是一個柔柔弱弱的男聲。男人還沒來得及接話,秦言就發話了:“到我辦公室來?!?br>
    “可我……現在……在……”男人小聲地囁嚅著,“片場……”

    “現在!立刻!馬上!”秦言不管不顧,依舊冷語相逼,“別忘了是誰把你給捧紅的!”說完就“咔”地一聲掛了電話。

    “唉……我……”男人嘆了嘆氣,卻還是找來了助理,下一刻就開始裝暈倒,唉……這樣的把戲用了這么多遍,導演應該都膩了吧。

    辦公室里的秦言一根接一根地抽著煙,眼里充滿了陰郁。

    夏小禾,風執!呵——好一個別后重逢??!嘴角上揚起一個蝕骨的冷笑。讓人不寒而栗。

    那是一個深秋的午后,一個并不那么美好的午后,可他依然記憶猶新。

    白皙修長的雙手環胸抱著書,夏小禾獨自一人走在長長的小道上。深秋的天有些冷了,特別是一場雨下過之后,之前的悶熱都一掃而光。她出來時穿的少了點,薄薄的針織衫似乎有些透風,一陣風吹來,冷得有些哆嗦,不由地將懷中的書圈得更緊了。

    “來,披著吧?!彼痦?,秦言已經將身上的外套披在了她身上,“怎么不穿多一點?”她瞥了一眼身上的外套,總覺得不太好,便打算扯下。

    “你披著吧,算我求你,好不?”他的語氣放得很軟,甚至有些哀求,讓她似乎有些驚訝,如此哀求,卻又讓她有些不忍拒絕,停在肩上的手頓了頓,將外套往上提了提,才放下了手。

    秦言見她如此,便放下了心,乖乖地站立在她身旁,像個做錯了事的小孩子。

    “怎么了?”夏小禾見氣氛有些怪異,便開口打破了沉默。

    “呃……其實,我是想問,你為什么……”他說的有些支支吾吾,緊握住的手心也冒出了許多細小的汗珠。

    “為什么不回你短信嗎?”她一語中的,好像不太喜歡拐彎抹角。

    “???嗯?!彼幌氳剿崮敲粗卑?,一時有些晃神。

    “秦大會長,你說那不是應該怪你自己嗎?你說,你是不是覺得我看上去挺大智如愚的?!彼行┢?。

    也對,他秦言,堂堂的開大學生會主席,有名的全優生,會不懂高中就爛熟于心的英語語法題?竟然還傻傻地一條條短信地狂轟她,先前幾條她還是回的,可是到了后來……她大概也察覺到了吧,就再也沒回。

    “那個,小禾,你是說……那個,我,其實,我,我,我”秦言被看穿了,有些無措,說話也變得結結巴巴,他一向靦腆,對待愛情也一向如此,如今這樣被點破,倒是鼓起了勇氣,“夏小禾同學,我是真的喜歡你,請你和我交往吧!”

    “我……”

    聽到她開口,秦言的頭埋得更低了,生怕聽到自己不想要的答案。后來呢!呵呵——風執,不要覬覦自己得不到的東西是吧?!那么你自己呢?!

    夏小禾百無聊賴地站在大廳里用手畫著圈圈,眼神里充滿了怨念:“死風執,居然還不給我滾下來!”冷不丁地被一個瘦小的身影給撞倒了,抬眸一看,來人戴著一副黑色的大墨鏡,讓人看不太真切他的臉。似乎是趕時間,他扶也沒扶她,就自顧自地往前走了。

    夏小禾抱怨著起身,一個踉蹌就又要向后倒去。幸好被來人接住了身子,風執眼角含笑地看她:“還不快說謝謝!”夏小禾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這人,真是的!

    自顧自地走在前面,夏小禾一點都不想理會這個無賴。心情一好就又開始逗她了。

    “喂喂——夏大小姐,這邊,車庫在這邊!”風執站在門口大喊,絲毫不注意形象,引得門口的保安頻頻側目。呃……還是跟他走吧……

    坐在風執騷包的黑色蘭博基尼上,今天意外地發現他沒有自己開車。而這個司機,好眼熟……

    “怎么了?坐不???”將頭從資料堆里抽出,風執側目看她。

    她眸中閃過一絲慌亂,故作輕松地問:“是小黃嗎?”話是對著前面駕駛座上的人說的,眼睛卻是看著面前波瀾不驚的男人。

    風執沒有回話,倒是小黃一臉興奮地接過了話茬:“夏小姐——哦——不不,小禾,你居然還記得我!我就說……上次在街道口……”

    “咳咳——咳咳——”風執一聲劇烈的咳嗽打斷了小黃接下來可能暴露的話語。果然,夏小禾這妮子還是很擔心地來拍拍自己的背,而忽視了剛剛小黃的答話。

    Eddy是在這個時候攔住了車子,狂拍車門的??醋歐韁匆渙騁跤艫謀砬?,小黃額頭上直冒虛汗,他不是故意開過了的。誰讓剛剛自己太心奮來著。

    當Eddy一屁股坐在夏小禾剛坐過的位置上,一下子就把她給擠了下去的時候,她也不惱,規規矩矩地坐在了他旁邊。而又當她清楚地聽見他嘴里清楚地蹦出的“fuck!”時,夏小禾第一次出乎意料地沒有阻攔,因為她自己也很想說這句話。

    風執依舊將頭埋在資料堆里,不過倒是在偷笑,笑完了出口就是一串流利的英文:“野狼賽我們可以反將一軍!”他見Eddy一臉興奮地望著自己,就接著道:“你的公司承認這次的事件是他們的失誤,所以我爭取到了負責野狼賽的權利!你——就放手去做吧!秦總經理的那個小明星才沒有那么大的本事!”說完低頭看了看手表,然后吩咐小黃:“去‘夏の府邸’吧!”

    一路上Eddy表現出來的興奮很明顯,呃……讓夏小禾很無語的是,那家伙的英文什么時候那么好了。算了,不問了,問了他肯定也會拽的跟二五八萬似的。

    臨進門的時候,夏小禾已經很餓了,絲毫沒注意自己原來穿著五公分的高跟鞋居然也可以走得那么快??蠢椿故且嘌盜釩?!剛拉開一邊的玻璃門就發現有人跟上了自己將腦袋湊在了自己耳邊:“謝謝!你今天的表現很棒!”溫柔低沉的男聲在耳邊縈繞不絕,一直到裕子喊她的時候自己才反應過來?!靶『獺痹W有朔艿卮蠼?,因為她身后的老板——柏楊,已經等了她好久了,一直在擔心著,現在好了,終于回來了。

    看著眼前一臉滿足地纏著柏楊“師祖”長“師祖”短的Eddy,夏小禾忽然有一板磚拍死他的沖動。柏楊對于Eddy沒有多問,反正是她的朋友,又是交情匪淺,他自是會好好款待,反正他在人前總是一副溫溫和和的樣子,這也沒什么難的。倒是看到風執湊在她耳邊的樣子時,夏小禾明顯察覺到了他的一絲不悅,是自己多心了嗎?

    剛抿了一口裕子給泡的咖啡,夏小禾就接到了一通莫名來電。

    “喂——”她語氣客套而生疏,對于陌生的來電自己總是格外謹慎。

    “請問是夏小姐嗎?”電話那頭的女聲彬彬有禮,卻也是客套至極。

    夏小禾覺得有些不對,她才回國多久,這人怎么會有自己的號碼,小聲輕應:“嗯?!?br>
    對方似乎察覺了她的冷漠,愣了一會兒才有些氣惱地道:“夏小姐不必有疑心,我也沒打算遮掩,我是小執的未婚妻?!?br>
    “哦——”她刻意拉長了聲音配合了一下,后面卻還是興致缺缺,“那——請問有何貴干?”她真的很討厭,自己最恨這種虛偽的應酬了。何況,這還牽扯到風執。那個自己現在有些在乎的男人。

    “……”

    對方聽她那么直接,一時有些無言。夏小禾也懶得磨嘰,直入主題:“我們現在是朋友?!?br>
    “呵呵——那就好,只是,”秦歡笑得歡暢,卻帶著那么一絲不懷好意,“夏小姐,容我問一句,分開了四年卻還能夠做回朋友的情人是不是因為當初愛得不夠深呢?”

    “這……”夏小禾愣了愣,一時語塞,自己從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只是對方也沒給機會讓她回復,就以一句“打擾了”草草掛了電話。

    夏小禾盯著電話久久不能回過神來。風執,難道我們一直都不夠愛么?

    這一晚,夏小禾一夜無眠。不只是她,風執也一直在辦公室里工作到深夜。而離他三個辦公間的一間漆黑的辦公室里卻傳來一陣陣低低的呻吟。瘦弱的男子,或許應該說男孩,在一臉陰郁的男人身下輾轉承歡,一臉淫靡的樣子,很是迷亂。完全不似在人前的光鮮亮麗,男人的嘴里不停地說著污言穢語,一個勁兒地貶低著男孩:“我讓你沒用,沒用!一個洋小子也比不過!你生來就只能是讓人騎的!”男孩眼神渙散,完全看不出底下洶涌的情緒。

    夜,還很長,糾纏,也還沒完……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以下哪个是竞彩篮球的官方网站 www.yhwnyu.com.cn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以下哪个是竞彩篮球的官方网站,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