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呱刮官方微信:那年夏天,風吹過。

熱門小說

卷一:回憶之所以美麗,是因為誰也回不去。  十三、掙扎

章節字數:5223  更新時間:14-06-21 21:51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夏小禾一整晚都睡得不安穩,直到喝了柏楊沖的一杯熱牛奶才有所緩和。她從房間里出來的時候柏楊正坐在吧臺前調酒,見她出來就跟變魔術似的拿出剛沖好的熱氣騰騰的牛奶,溫柔地沖她笑。靜靜地坐在吧臺前看他調酒,現在已經是凌晨了,他只要一心情不好或是有什么想不通的事兒就會一個人在吧臺前研究酒,六年了,他的這個習慣一直沒改。柏楊什么也沒問,就只是讓她喝完早點去休息。而自己還在鼓搗他的瓶瓶罐罐。

    她也沒說什么,被他這么一說還真有些困了,就趴到床上睡了。第二天是掙扎著從床上爬起來的,真心難得起早床,唉……自己還真是自找苦吃。Eddy來接她的時候,她就是一臉沒睡醒的樣子。沒形象地打著哈欠,Eddy就眼疾手快地從柏楊端的盤子里拿了塊吐司塞她嘴里。夏小禾沒好氣地瞪著他,而他則溜到柏楊身后又開始獻殷勤了。

    悠閑地喝著Eddy親手打的豆漿,夏小禾一臉滿足。欽佩地看著優雅地吃著早餐的柏楊,忍不住發出感嘆:“小白楊,你真是太厲害了!以前我和他住一塊的時候,他就從沒操心過他自己的口糧,每天就知道使喚我!”

    柏楊的臉上閃過一絲驚詫,夏小禾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剛才的失言,貌似,自己沒告訴過他,她和Eddy在柏林時住在一塊的。誰知柏楊還沒來得及反應,另一張黑臉就壓了下來。夏小禾明顯感覺到了周圍詭異的低氣壓,一抬頭,就對上風執那張鍋蓋臉。

    他冷冷地沖她道:“不想第一天上班就遲到,就別磨磨蹭蹭的了!”夏小禾有些氣不過想頂嘴,可沒想到還沒開口,就被柏楊給攔下了,他的面色不像往常一向柔和,反倒添了幾分微怒,不過說出口的話確實如往常一樣輕柔,軟軟的,柔柔的,似羽毛一般撓過心尖:“風先生這樣對待員工可不太好了,小禾的胃一向都不太好,您得讓她吃飽了才有力氣為您干活呢?!憊?,這樣才是柏楊,一如既往的溫潤如水,讓人心安,給人一種很可靠的感覺。

    這句話不軟不硬,可卻是讓風執找不到合適的話來應對,氣氛陷入一絲尷尬。幸好切完水果的Eddy塞了塊芒果到風執嘴里,尷尬的氛圍才被打破??墑腔姑還矯?,就又不好了。呃……原因是風大總裁很沒形象地把Eddy剛給他喂的芒果給吐了出來!一把拉開一臉震驚的Eddy,夏小禾一邊拿著毛巾給他插嘴一邊忍住笑意向另外倆人解釋:“他對芒果過敏,一吃完就滿嘴紅疹子,跟根大香腸似的?!彼碋ddy好像不太懂,剛想拿手比劃比劃,就被風執給鉗住了手。

    他一臉壞笑地看她,似乎是在警告她不許說出來。呃……好吧……她只好閉嘴?!翱烊コ栽綺?,別管我。我去外面等你們?!彼低昃統灝匱罾衩駁氐閫肥疽饌瓶A啪蹲宰呦蛄慫О暮諫疾┗?。

    Eddy無奈地攤開手表示不明白現在的情況,夏小禾以牙還牙地把一塊烤糊的面包塞進他嘴里。呃……好了,這下,他也不用管那么多了……

    飯桌上的柏楊本來就很少說話,今天被這么一鬧,更是吃完就下了飯桌。Eddy鬼鬼祟祟地問夏小禾說師祖是不是嫌他太吵了。夏小禾鄙視地用德語告訴他,他太差勁了,柏楊根本不屑于理他。Eddy不得不承認,他的Summer自從回到了南城之后,吐槽功力就開始無限制地飆升。好吧,苦命的總是他!

    Eddy上車的時候就學乖了,不管夏小禾怎么威脅他就是不坐副駕駛。她坐上副駕駛的時候總覺得風執不懷好意地盯著她。好吧,她確實沒想多,他靠過來了,而且越來越近……

    “安全帶——”他沒好氣地開口,“知道我的車技好,但是交通規則還是得遵守的?!輩煥砘崴源蟮拇敵?,夏小禾使勁地系上安全帶之后就沒理過他。倒是后面的Eddy一直在后面追究芒果的事情,看著他臉上紅一塊白一塊的夏小禾就覺得真好看啊真好看!

    那是她剛搬過去和他一起住的第一天,為了好好地慶祝一下,那天夏小禾同學很體貼地弄了一大盤的芒果拼盤,因為她最愛的水果就是芒果。結果那天風執有任務回來的很遲,晚上沒開燈只看見她留的紙條說是親手弄的,他就吃了。結果第二天起床的時候,風執就頂著一張香腸嘴了。早上起來上廁所的夏小禾迷糊地揉著惺忪的雙眼,一看見這張香腸嘴就開始傻笑:“呵呵——風少——哈哈~好可愛——”呃……好吧,大清早地他倆就往醫院跑……看見醫院小護士那曖昧的眼神,她都受不了了,這不是她咬得好嗎?后來才知道他芒果過敏……

    看他每天去完部隊然后回到公寓的時候都擺著一張包公臉,據說,好像,上頭的領導讓他注意一下自己的私生活。唉……這真是有理說不清了,更可怕的是他還得每天對著一群調皮的新兵。這樣一副滑稽相,他們都在底下偷笑,一點都不怕他了……好吧,他的威嚴,都被她這個小妮子給毀了……

    想著想著,夏小禾就“撲哧”地笑出了聲。一直專心開車的風執抬眼看她,眼睛里滿是警告意味。她扯著的嘴角就這樣活生生地被逼得收回,不由得有些納悶,自己干嘛那么聽話。

    夏小禾百無聊賴地看著后視鏡,Eddy正在低頭聚精會神地玩著手機上的飆車游戲,一臉的愜意,她鄙視地翻了個白眼,就又收回目光來打量風執。這個男人,果然還是正經的時候最有魅力。正當她赤裸裸的目光落在風執利落地打著方向盤的白皙修長的雙手上時,就看見那只手迅速而準確地掏出前面抽屜的不斷震動的手機??戳絲蠢吹縵允?,他無奈地皺了皺眉,低沉醇厚的男聲響起:“喂,爺爺……”電話剛剛接起,對方好像說了句什么,他沉默了幾分鐘才回話,“這事我們當面商量,我馬上就回?!彼低甌閌疽庀男『貪鎪聰鹿葉霞?,她無奈地聳聳肩,只好照做。電話剛掛斷,風執就沒好氣地一把扯下耳機,這樣子要多粗魯就有多粗魯。

    夏小禾猜他估計是對剛才的電話有些不爽,剛想問問,可是想了想又打住了。自己貌似沒有什么身份和立場來管那么多,不是嗎?嘴角爬過一絲苦笑,她的視線又掃過窗外,眼光掠過后視鏡里的Eddy時,他依舊一臉的愜意,夏小禾忽然有些氣悶,她究竟是為了誰才會坐在這車上的,這小子,也太沒良心了。

    風執的手依舊不緊不慢地打著方向盤,眼神卻是有些渙散,他沒有看她,或許是不敢看,他聽似無意地開口問她:“夏夏——你跟我說實話,我走后,你到底有沒有怨過我?”

    她明知道風執沒有看她,可她卻還是望著窗外,過了好一會兒,才緩緩開口:“阿風,其實……”她的話欲言又止卻還是沒有看他,其實她只要轉過頭,就會發現風執看似不緊不慢地打著方向盤的手實則有些顫抖。

    “here——here——stop!”Eddy不合時宜地大叫,風執被吊著的心也被他這一下嚇得不輕,剛想發作,就發現,原來是到了目的地,好吧,是他問的不太合時宜。

    把他們倆送了進去,風執自己卻是離開了,他還有事要去處理,并且很急。

    夏小禾本來是做好了充足的思想準備才承擔起了Eddy的經紀人工作的,雖說這個工作她不是沒做過,而且在Eddy還沒打算進一步發展也沒和經紀公司簽約時,這個職務一直都是她一邊讀書一邊兼任的,并且也做的很好。不過,那都是沒出事之前,自從那次車禍之后,也就是她的手受傷之后,Eddy的計劃就變了。

    他說他有了更大的抱負,也不想再讓她操勞,所以,他選擇了和公司簽約。不過,這半年來的收效卻并不好,雖然他的人氣很高,粉絲也多??墑僑粗揮興退約褐?,他現在的曲子,根本和那些歌手唱的口水歌沒有什么區別。她不知道他為什么會這么做,這和他最初的夢想大相徑庭,現在的他,幾乎就是靠臉吃飯。她回國的前幾個月就當面質疑過他,他也只是痞笑著回她說她想太多了。后來的幾個月,她的簽證也要到期了,也忙著回國的事兒,匆匆在電話里道了別,她就快馬加鞭地飛回來了。

    可是現在的事實證明,她確實沒有想太多。昨天Su給她的資料顯示,會議的大多數股東都是聽了秦言所給他們的Eddy的近期作品才紛紛投了否定票的,所以這在很大程度上說明了他們覺得Eddy沒有實力,不夠資格成為他們重金打造的對象。幸好,之前帶Eddy的時候,有和他私下弄過一些作品,那些作品都帶著Eddy最初最純粹的夢想,吸引著她和他一起奮進,所以她一直存在手機里。以現在的形勢看,她賭對了!她為Eddy和風執贏得了一個機會!

    還有就是Eddy昨天的被陷害也很可疑,她一直覺得他的那個經紀公司有些蹊蹺和不靠譜,怎么可以那么窩囊,那么不負責。旗下的藝人遇到了這種事兒也還無動于衷,還是說,秦言背后的勢力不容小覷。她已經沒有太多的精力想太多,但是,至少她現在還是有些安心的,因為她現在可以重新打造Eddy讓他無所顧忌地去追尋自己最初的夢想,并且無論他此行的目的是什么,她只要相信他就好,因為他們是親人,是她除了柏楊以外唯一視為親人的人。

    柏楊做事沉穩,和風執一樣大她兩歲,而Eddy不一樣,他做事率真且直爽,但是容易得罪人,自從那日遇上他時對上他令人心疼的眸子,她,就認定了這個弟弟。所以,她愿意相信他,就如她相信柏楊一般。

    至于風執,他,聽Su說應該是看上了Eddy的賽車手背景,這個一直是夏小禾最反對他做的事情,而風執好像特別熱衷于賽車,這次的野狼賽……唉,雖說自己以前也愛這種極速運動,可自從上次車禍之后,好像對這項運動有些隱隱退卻,總覺得就算是再好的賽車手也會有栽倒在那條崎嶇蜿蜒的毒蛇似的賽道上。

    這樣的想法,總讓她有些不寒而栗。她其實心里一直存著小心思,她不希望Eddy淌這趟混水,他這個小她倆歲的男孩,她想守護。

    可是現在這個站在她和Eddy面前的另一個男孩又是怎么回事?風執到底搞什么鬼,不是說她只要帶Eddy就好么?她沒聽錯的話,眼前的滿臉胡腮一臉藝術氣息的導演是在告訴這個小鬼頭叫高緯?這不是秦言手底下的藝人嗎?

    Eddy倒是不清楚現在的情況,只知道現在面前清秀瘦弱的男孩是自己的搭檔,也就充分發揮了他自來熟的陽光性格想要和他熟絡起來,哪知他璀璨眸子下的卻是一片清冷與疏離,禮貌性的問候,點到即止。

    這還是第一次受到這種冷遇,讓Eddy有些錯愕,訕訕地收回自己剛剛伸出去的手,就退回到了夏小禾身旁。她看Eddy這樣子,只是在下面低低笑著不說話。他只是給人的錯覺很需要?;?,其實只需仔細打量就可以看出他眸子下的倔強與堅韌。

    夏小禾忍不住輕“嘖”一聲,這樣的男孩照理說只要有一定的天賦要出名應該是不難,只不過,確實,要想要一直紅下去可是不容易??蠢捶韁慈肥滌指恿艘桓隼錳癰?。

    她對導演道了聲抱歉,說是需要打個電話驗證一下,輕拍了下Eddy的肩膀就小跑到過道撥了風執的號碼。

    此時的風執卻還在和老爺子僵持不下。

    “小風,你是知道的,小言他……最近他帶的那個小明星……唉……”老爺子來見和風執來硬的不行,便開始把語氣放軟。

    “爺爺,這是他的事,憑什么讓我來收拾爛攤子!”風執據理力爭,寧死不從。

    “你……你這是說得什么甚么混賬話!小言他本意也是為了公司好,再說你現在新找的能力不是很能么?多帶一個藝人又有什么?”老爺子嘴上還是不饒人,毫不退讓。

    “爺爺,你不知道夏夏她的手……反正是不宜多操勞!”他的隱忍快要到了極限。

    “夏夏?是那個小助理么?你們是舊識?小言好像提過她蠻標致的,小風,你不會……”老爺子有些話想說,卻是欲言又止。

    風執有些惱了,她本不愿把她給牽扯進來,現在可好,她想瞥清關系也難了?!壩胨薰??!彼淅淶乜?。

    “真的?你知道分寸就好,畢竟歡歡是個好孩子,我們風家本就已經欠他們秦家很多了。言書他也……小風,我不希望他們兩姐弟再受到傷害,他們想要什么都盡力滿足吧,畢竟是我們有錯在先……”老爺子說得有些急了,開始不住地咳嗽。風執立馬上前來攙扶,老爺子一把緊緊握住他伸出的手,那意味再明顯不過。勉強地點了點頭,風執扶著他坐下,心中卻是感概萬千。爺爺,什么都能滿足么?如果他們要把我們逼入絕境呢?

    風執從老爺子房里出來的時候正巧接到了夏小禾打來的第三個電話。一接起,她就氣沖沖地:“風執!你要是再不接電話,老娘我就不干了!”

    “中氣十足,看來情況還不錯?!彼喚擁剿牡緇熬凸戰寺ヌ菁淶囊桓齦艏?,因為他剛剛掃射到了準備出門的秦歡。他實在是不愿與她碰面,那樣的繞圈子,他好累。而一聽到夏小禾中氣十足的聲音,他的心情就不由自主地好了起來,此時竟在角落低低地笑了起來。

    夏小禾被他莫名其妙的反應弄得有些惱了,就越加肆無忌憚起來:“你總得給我說說,高緯究竟是怎么回事兒?你還真拿我當垃圾簍了!”

    “夏夏——我只能說,你相信我的,是不?”他有些累,聽到她充滿生氣的聲音,他忍不住想要更多,想要她堅定而清澈地告訴他,她相信他,一直相信。這幾年的忘我工作本來已經讓他忘記了什么是累,可是,她的接近卻讓他越來越像個正常人,呵呵,這樣真的好么?這樣的感覺,卻讓他甘之如飴。

    夏小禾聽到這話,她有些無奈,這人今天怎么了,為什么一直要糾結這些問題?她剛想吼他一句頂回去,卻聽他軟軟弱弱地低語了一句:“一個人在國外,一定很辛苦……”他的聲音很小,小的她已經分不清這話究竟是對她說的,還是他的喃喃自語。

    她還想要說些什么,電話那頭卻傳來了淺淺的均勻的呼吸聲,她愣了愣,看了電話許久才狠心按下了掛斷鍵。這幾年,他其實過得并不好,對不對。夏小禾,承認吧,你心疼了。在過道里站了會兒,她才捋了捋衣服,轉身走向了Eddy和高緯站著的位置。

    不會再掙扎了,我們順其自然就好,風執。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以下哪个是竞彩篮球的官方网站 www.yhwnyu.com.cn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以下哪个是竞彩篮球的官方网站,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