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11运夺金官方:那年夏天,風吹過。

熱門小說

卷一:回憶之所以美麗,是因為誰也回不去。  十四、暗涌

章節字數:4989  更新時間:14-06-24 21:18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當夏小禾再次打量高緯的時候,她總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特別是對上他那雙倔強而堅韌的眸子的時候,她在腦中就會閃過當時初見柏楊時他眸中的神色,也是這般倔強與不服輸。

    只不過,六年了,當初那個倔強的男孩眼中的神色早就被歲月磨合成了溫潤如水。其實,柏楊這點還真是變了的,他的性格還是一樣的溫潤,只是那眸子中卻不知不覺中少了那抹神采。這一點,夏小禾還是很惋惜的。不知道,是不是六年前的那件事造成了他的改變。

    那時候,他的“三不五時”小咖啡屋還是有很多狐朋狗友來光顧的,起初來白吃白喝就算了??墑嗆罄刺焯燉?,次次都這樣。為他幫忙的夏小禾坐不住了,忍不住數落了其中的小混混一句,那人就開始說混帳話、動手動腳。她氣不過,就用風執教的軍體拳把他撂倒了。她明明打不過,可就是不愿服輸。

    最后還是付出了慘痛的代價,那就是一個星期沒出寢室門。雖然到最后也不是她把那堆混混給制服的,只記得后來她昏倒之后,就有好幾個穿黑西裝戴黑墨鏡的壯漢一窩蜂地涌進來了。

    后來當夏小禾齜牙咧嘴地忍著柏楊給自己揉藥酒的手時曾經不經意地問過他:“那天究竟是怎么回事兒?你個手無縛雞之力的瘦高個,難不成一下子如有神助,把他們都給打趴下了!”一邊說著還一邊做著夸張的表情。

    柏楊的神色又些尷尬,頓了頓,才緩緩道:“我去搬救兵了?!彼低曖旨又亓聳種械牧Φ?。夏小禾也沒放在心上,只要事情解決了就行,她就沒問了。不過柏楊倒是使勁捏了捏自己的手,一本正經地問她:“為什么要多管閑事,還那么拼命?”夏小禾壞笑著捏他的臉,卻是又不小心碰到了受傷的地方,齜牙咧嘴地回著他:“你那么瘦瘦弱弱的,我當然要好好?;つ愎?!”說完還沖他亮了亮手中的小拳頭,逗得柏楊捂著肚子直笑。夏小禾沒好氣地瞪他,卻在下一秒被他死死扣進懷里。

    “疼……”她輕聲抱怨。他卻好似沒有聽到,將她越摟越緊,想要揉進自己的身體里。這是柏楊從小到大第一次聽到別人說要?;に?,何況對方還是個小身板的女孩兒!他永遠忘不了那天,夏小禾伸手推開了他,替他挨了混亂之中本該落在他身上的拳頭之后倒地時的痛苦表情。也永遠忘不了,那一刻自己心里泛起的所有與感動有關的情緒,當然,或許還有別的連他自己都看不清的情愫??墑譴幽翹炱?,夏小禾對他柏楊而言,有了非同尋常的意義。而他此時心中更是激動無比,久久無法平復。這種受重視被?;さ母芯?,真的很好!他在心里鄭重許諾:小禾,從現在開始起換我來守護你!

    后來的后來,夏小禾就經??醇匱釗找婷β檔納磧?,心里還是有些納悶的,不過硬是沒問??墑僑春芐奶?,總是這樣早出晚歸,終是不好的,要是身體搞垮了怎么辦。只是,只要他不說,她也就不會問。這是他們之間早就形成的一種天然的默契,無需開口,就已了然。不過,她還是會在他每天出門的時候叮囑幾句,他總是會淺笑著柔聲回應:“知道了,我會注意的?!比緩笤諦睦錟睿盒『?,為了你我會變得變強……

    夏小禾大抵是知道柏楊在做一些強身健體的訓練,因為她也不是白癡,當然看得出他身體的變化。不得不說,現在的他,比起以前的虛弱模樣是陽光了許多的,連眸子中的神采也有變化。所以說,現在正站在她眼前的,這個叫做“高緯”的男孩,確實是有些像六年前的柏楊的。這個發現,讓夏小禾莫名地對眼前的這個男孩充滿了一種親切感。

    剛打算開口對他作一下自我介紹,一道渾厚的男聲就插了進來:“小禾學妹不是本事很大嗎?連兩個男孩都駕馭不了嗎?還是說,我們的風大總裁就已經讓你吃不消了?!碧貿鏊襖鎘謝?,可她并不想搭理他,扭過頭,忽視了秦言這個不速之客,輕聲對高緯道:“我是Summer——希望這幾個月里我們可以相處愉快?!?br>
    高緯聞言抬頭,看了看眼前這個比自己大不了幾歲的女孩,心里卻犯起了嘀咕:她好像不像秦言說得那般冷傲,而且沒有絲毫的虛偽與做作,她是真心地接納自己的。這樣一想,心里難免一喜,那就是說,自己還是有機會翻身的是不是?可是當他欣喜的眼神對上秦言滿是怒火的眸子時,他就又膽怯了。他,會放過自己么?唉……

    夏小禾知道眼前的這個男孩要看這個喜怒無常男人的臉色,為了不牽連他,還是硬著頭皮沖他回了句:“秦學長說笑了,我和風總只是純粹的朋友關系而已。而且我只是個小助理外加翻譯,很多事當然是沒有辦法做主的?!?br>
    秦言看著她詭異地笑,過了好久才開口道:“我還是喜歡你的冷傲,你這樣客氣我還真有些不習慣。不過你居然會和他重新做回朋友,我真是不敢相信!”話還沒說完,他又故意頓了頓,打量了下她的神情,竟是這般波瀾不驚,他頓時覺得無味,“呵呵——當初的事情鬧得滿城風雨,真夠大的!你們居然還可以安全脫身,而且,你在拒絕了我那么多次后,居然還是和他分開了!不是說讓我不要覬覦自己得不到的東西嗎?那你們呢?這又是怎么回事,真想知道當初是誰提的分手!你們怎么可以這樣踐踏別人的心意?既然無堅不摧那為什么不好好地在一起?”

    看著這樣歇斯底里的秦言,夏小禾發現情況有些不受控制了??醇呶吵蹲潘氖?,她忽然覺得這個男人似乎壓抑了很久,但是卻直到今天才宣泄出來。下一秒又忽然覺得他有些可憐,一直活在別人的陰影中。但是,她和風執的事,好像還輪不到他這個局外人來管吧。

    “還請學長自重,這是我和風總的事兒,或許還輪不到您一個外人來品頭論足。又或者說,為了公私分明其實我應該喚您一聲‘秦經理’?”夏小禾把話說得不卑不亢,卻是從骨子里透出了疏離。

    “哼——”秦言輕哼一聲,又接著緩緩道,“你們怎么樣我不管,只要別傷害我姐姐就就行!你得記住,他們倆已經訂婚了!”

    夏小禾緊了緊身旁一臉迷茫的Eddy的手,淺笑嫣然:“秦經理多慮了,是你的就是你的,誰也搶不走?;骨肓罱悴灰俅虻緇吧盼伊?,我很抱歉,我的精力也有限?!?br>
    秦言有些氣悶,現在的她似乎都不會生氣了,怎么刺激她,她還是這樣一副淡定的模樣,不爽,他真的很不爽!“知道就好!”他最后甩下這樣一句氣悶的話就走了。

    高緯看著男人走的方向一臉惆悵,他的心情又不好了。唉……回去不知道又會怎樣折磨自己呢!還沒反應過來,高他半個頭的Eddy就一把纏住了他的脖子,他笑得很好看,白皙的牙齒吐出清晰流利的英文:“Guy!Let’sgo——”愣愣地看著他,又看了看一旁笑得放肆的女孩,她像是一個小天使,就在一旁看著Eddy耍寶,眼里卻只有寵溺和縱容。架著自己的這個家伙是真的很幸福呢!能遇到這樣的助理經紀人!想到這里,高緯更加堅定了自己的心,給自己一個重新開始的機會吧,哪怕代價是要下地獄!

    夏小禾看了看秦言的背影,重重地甩甩頭。管他未婚妻什么的,既然答應了他,就好好干吧!下一刻就和倆個男孩還有一臉藝術氣息的導演走進了演播間。

    風執是為了避免和秦歡當面撞見而拐進了隔間,可卻是真真的睡了個好覺。不知是不是有她的聲音陪伴,自己整個人都進入到了一種放松的狀態。誒……一遇到這個小妮子他就變得有些反常,真不知道這樣對現在的自己來說是好還是壞!算了,現在他也不想想那么多了,一切順其自然了。從角落里站起身,捋了捋身上的西裝,徑自走出,離開了風宅。

    秦歡的車在高速公路上飛奔了一路之后,安穩地停在了“南城陸軍總醫院”的門口。急匆匆地在門前的花店門口買了束百合,她才站定在重癥病房的門口。在病房前站了許久,直到護士小姐來給躺在病床上一動不動的男人擦拭身體的時候,她才拿著百合走了進去。

    “言書……”將剛買的百合插進花瓶,秦歡看著護士小姐仔仔細細地為他擦著身子,心里頓時覺得有些堵,竟無意識地呢喃出這個已經四年沒有喚過的名字。

    這個曾經在商場上威風凜凜、叱咤風云并且有著嚴重潔癖的男人,現在竟然這樣可恥地被一個小護士就這樣赤裸裸地看光了身體。她一時有些接受不了,想要接過小護士手上的毛巾,卻被一道冷但卻有力的聲音攔了下來:“小姐,你沒有經過專業培訓,這樣會弄傷病人的?!彼檔腦誒?,只是自己……秦歡順著聲音望過去,是一個看上去氣場很溫和的男人,不過聲音卻是很……總之和外形似乎有些差距?!靶恍幌壬嶁??!閉餿慫蝗鮮?,但卻是不太想讓人知道自己來過,匆匆打過照面就急著離開了。

    伊澤看著匆匆離開的秦歡有些納悶,自己是洪水猛獸嗎?一見到自己就跑開,這樣子可不像那個喜怒無常的秦總經理的姐姐。

    他見護士還在敬業地擦拭著床上一動不動的男人的身子,不知怎么地就無意間問了一句:“護士小姐,他在床上躺了多久了?”護士小姐依舊認真地擦拭著這具身體,不過卻是認真打量起了他,聲音很小,似是惋惜:“都躺了四年了,可惜了,這么俊朗的一個人……”

    四年?!風盛集團不是兩年前才換的總裁,不說是上任總裁厭倦了商場,去游學了嗎?那現在躺在這里的風言書又是怎么回事兒?四年前究竟發生了什么?呵呵——是不是該有個人來告訴他才對!不過,這個秘密似乎保守不了多久了吧。

    走到醫院大門口的時候,來了電話,他一邊按下接聽鍵一邊朝停車場走去。耳邊響起的是妻子柔柔弱弱的聲音,她的身體自從懷了寶寶之后就越來越沉了,近來吃的也不多,全然沒了之前生龍活虎的樣子,他看著心疼。本來他就是來替妻子拿孕檢報告的,不過卻誤打誤撞讓他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上任風總。這樣啊,事情似乎越來越復雜了……

    “阿澤,我今天想吃點葡萄?!碧爬掀藕貌蝗菀紫氤緣愣?,做老公的當然要滿足了?!昂?!花花,我等會兒就回來!”聲音里是抑制不住的興奮,掛了電話就發動了車子。

    伊澤一回家還沒來得及換鞋就急著把剛買回來的葡萄放進了涼水里。然后大聲叫著老婆的名字:“花花,出來吃葡萄了!”喊了幾聲見她沒反映,就換了鞋將葡萄洗了洗,小心翼翼地將它們擺在了水果盤里,一個個紫的發亮地葡萄就這樣躺在晶瑩剔透的玻璃缸里,看上去可口至極。

    輕手輕腳地推開臥室的門,苗花花正在煲著電話粥,胖嘟嘟的手指有一搭沒一搭地絞著電話線。伊澤一看她那一臉花癡樣就知道,一定是她家的小禾苗。他從后面環住她圓滾滾的肚子,見她愣了愣,他窩在她頸窩吃吃地笑。她沒好氣地用胳膊肘捅他,他佯裝吃痛,哇哇大叫著倒在了床上。見他這般樣子,苗花花才慌忙和夏小禾說著再見掛了電話。夏小禾在電話另一頭哭笑不得。

    看著挺著圓滾滾肚子的老婆心急的摸樣,伊澤一把從床上坐起身抱住她。弄得苗花花措手不及,嬌羞的小臉上泛起微紅。

    “老婆~~”他抱著她倒在床上輕聲呢喃。

    苗花花看著他在自己身上作怪的不安分的手,臉上紅暈更深了。沒好氣地沖他嚷嚷:“起來!我還要吃葡萄呢!”

    “可是……我現在想吃……你?!幣獵笞鞴值卦謁焱ㄍǖ畝蟾牌?,說出口的話確實曖昧至極。

    苗花花剛想教育教育他,讓他自行解決,“阿澤,你……唔……”可是話還沒說出口就被他突如其來的吻給吞沒了。

    一場歡愛下來,伊澤也是小心再小心,生怕傷到了她肚子里的孩子。這可是他們家的小寶貝,至于大寶貝,他已經抱在懷里了。

    睡在他旁邊的苗花花此時臉上泛著微紅,看上去像可口的紅蘋果。撓的他心癢癢的,忍不住上去輕啄一口?!芭盡鋇匾簧嵯?,苗花花胖嘟嘟的手掌心就這樣將他的一張臉夾住了。眼睛還沒睜開,嘴里卻是振振有詞:“呵呵——采花賊被窩抓住了吧!”

    看著她的嬌俏摸樣,伊澤癡癡地笑,順勢將她擄進懷里。尖尖的下巴狠狠地抵著她烏黑的發頂磨蹭,似是甜蜜的懲罰。

    苗花花就這樣任他摟在懷里,聞著他身上好聞的氣息,一瞬間有些覺得不真實。抬起頭,烏黑發亮的眼睛眨巴眨巴地看著他,傻傻地問:“阿澤,這就是幸福的感覺對不對?”伊澤沒有說話,而是將她摟得更緊了。而她卻繼續喃喃自語:“要是小禾苗和教官也和我們一樣幸福就好了……唉……”聽到這話,伊澤眸子里閃過一絲愧疚。過了好久,才對上苗花花黑亮的眸子:“當初要不是我……他們也不會……”

    懷中的苗花花做了個噤聲的手勢將食指抵在他性感的嘴唇上,疼惜地看著他:“不是你的錯,你也是為了?;の搖芬彩俏頤且黃鵯返摹?br>
    “花花……”伊澤猶豫著開口。

    “呃?”她瞇著眼疑惑地輕哼。

    “你知不知道四年前究竟發生了什么,教官……呃……我是說風總才會離開?”伊澤小心翼翼地在妻子口中試探著。

    苗花花翻了個身,略微思索了會兒,她才迷迷糊糊地緩緩道:“其實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那天小禾苗接了電話就急匆匆地跑了出去,后來過了幾天才回來。然后,我就再也沒有在他口中聽到過教官的消息,直到畢業。誒……他們倆……”

    伊澤沒有再說話,而是摟著她沉沉地進入了夢鄉。

    半夜了,不安分的手機一直在枕頭底下震動。無奈,為了不驚擾身旁的她,他只好輕輕地翻身下床接起。電話那頭傳來秦言惡魔般的聲音似乎來自地獄:“阿澤,是時候回到我身邊了……”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以下哪个是竞彩篮球的官方网站 www.yhwnyu.com.cn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以下哪个是竞彩篮球的官方网站,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