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講哲學王充論死活 因失餅公子探地穴

章節字數:9970  更新時間:19-07-04 18:38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有云;王充論死講哲學,人死變鬼是胡說;

    三分氣在千般用,一旦無常與世絕。

    話說老先生講到此刻,門開處,刮進一股旋風,旋風過后,師生們將書卷收拾停當。老先生接著道;人能生存靠精氣神,人死精氣滅。能成為精氣者,血脈也,人死血脈枯干,枯干則精氣散,形體腐朽,成為泥土,何以變鬼也。

    開天辟地,自有人類到如今,老死夭亡者,用億萬數字計之,現有人數比及死去者,少多矣,若人死變鬼則將無處不有,人若看到鬼,則千百萬之多,滿屋,滿院,堵塞街巷道路,焉能只見一兩個也。

    人死如睡覺,睡著了,如昏迷,昏迷如若死也,人若昏迷如不醒,則是死矣。人睡覺不知未睡者,所做之事,如死者不知活者所做之事,人在睡覺時,別人在旁或說或做,睡著之人不能知道,如若對死者,沒有入殮之人做好做壞,死者不知,況睡者精氣還在,形體完好,尚且不知,何況已經死了,精氣消散,形體腐敗乎。

    人被人打傷,要到官府訴訟,能說出何人所歐打,這是有知覺之故也,若被打死,又沒人知道,是何人打殺,或家人亦不知他是在何方,若死者有知覺,則定怨恨那兇手殺害自己,應到官府訴訟,告訴那兇手是誰,或回家對家人說知,是何人所殺,尸體何處,而死者不能這樣作,便是沒有知覺的證明也。

    人死若火滅,火滅了,火焰則無光,人死了則無知覺,兩者是一樣也,若說死者還有知覺,此言差矣。人病將死,如火將滅,火滅了,則無光,而燃物還在,人死了,精氣消散,而形體還在,若人死則知覺還在,如火滅光還亮也,有何異哉。

    淫夫淫婦,同居在一起,時常怨恨,歐打訴訟,夫死妻再嫁,妻死夫在娶,如若人死有知覺,則應更怨恨歐打,可是,夫或妻死了,則寂寞無聲,重嫁再娶者,則安然無恙,由此觀之,乃無知之證也。

    孔子房地葬母,不久下雨,墓壞,孔子知之,不復修,假若人死有知覺,定怨人不復修,孔子知墓露破復修之,以安鬼魂,而孔子則不修,是圣人知事理,知道墓中人無知矣。

    枯骨在荒郊野外,常有鳴咽之聲,或夜里聽到哭聲,說他是尸骨啼哭,非也,何以證明,活人說話,呼喊,乃氣力在,口腔和喉嚨里,搖動舌頭,開閉口腔方能發出聲音,如吹笙蕭,笙蕭折斷,氣漏出于無按處,焉能發出各種聲音。笙蕭之管,若人之口喉,手按孔,亦如人之舌動,人死口喉腐爛,舌亦不存,焉能說話?若說尸骨能說話有呻吟,若果如此,荒塚里暴露尸骨,不計其數,呻吟,啼哭之聲,則遍野皆有也。

    有人能使不說話的人說話,而沒有人能使說話的人,死后再生話,

    人能說能動,是因有氣力,氣力盛,是因能飲食,飲食減,則氣力弱,衰弱至極,則死也,人將死,則氣微弱,既說話,亦聲音弱,俯耳聽之,亦斷續不暢,吐字不清,何況人死已久矣。

    人死不能變鬼,沒有知覺,亦不能害人,何以驗之,活人發怒用氣,若害人用力,用氣力,必筋骨強健,方能害人,發怒之人,咆哮在他人旁,口里之怒氣噴人身上,乃無傷痕,若用拳腳去踢打,則皮開肉綻。

    人將死,氣力弱,筋骨無力,手腳不能動,人若害他,他亦無反抗之力,何況死者,體腐氣散,焉能有害人之理乎。

    老先生講到這里,看看天近午時,老先生便道;午間休息,不得隨意亂走,說罷,走出學堂。趙夢龍腹中饑額,吃餅心切,便急忙摘下掛在墻上的書包,伸手一摸,包內空空,一張白面餅不知何處去了。趙夢龍無奈,只好呆呆坐在那里,午飯沒有吃的,饑腸鹿鹿,好不容易挨到放學回家,進屋便找吃的,李氏正在屋內忙家務,見兒子匆匆忙忙跑進屋來,便道;兒??;何事如此慌張?趙夢龍道;母親,我好餓也,李氏道;今日早晨娘給你做了一張白面餅,你可吃了,何以餓得如此慌張?趙夢龍道;母親有所不知,今日午時,孩兒將掛在墻上書包摘下一看,包內空空,一張白面餅,不翼而飛,不知何處去了。

    正說話間,趙安從外面回來,聽說丟失了餅,趙安將兒子喚到面前道;餅是如何丟失的,公子道;孩兒有所不知,只是到午間吃時不見了,趙安道;可是每日都掛在那里?公子道;每天都是,從不換位,父親道;可曾丟失過?公子道;不曾丟失過,父親道;今日可曾有人動過你的書包,公子道;不曾看見,父親道;今日上課時可曾出去過?公子道;沒有,趙安道;既然書包掛在墻上,又不曾見有人動過你的書包,此事倒也怪哉。又道;明日早晨讓你母親再做兩張白面餅,你到學堂照就掛在原處,如若再丟一張還有一張。

    次日早起,李氏按趙安吩咐,又給兒子做了兩張白面餅,早飯罷,公子將兩張餅裝好,照常上學,到了學堂,公子照就將書包掛在原處,回到坐位,不移時,老師走進學堂,給學生們講課。到了午時吃飯。趙夢龍將書包摘下一看,兩張白面餅,沒了一對,公子無奈,只好等到放學回家,稟知父親。

    趙安聽了,二話沒說,怒氣沖沖,來到學堂,見到老先生便道;周先生,你對你的學生管教不嚴,常言道;家有家法,校有校規,我兒兩次學堂失餅,你不知曉?周老先生不知何故道;老東家何出此言?趙安道;我兒趙夢龍一連兩日帶的白面餅,皆在你校丟失,學堂內焉有失物之理?周老先生和言道;老東家且息雷霆之怒,沖動和暴怒都于事無補,令郎失餅之事,老夫委實不知,你且回去,待我查明此事,嚴加懲處,讓你令郎捎信回去,稟明此事,你看若何?趙安聽了道;老先生若委實不知,是老夫出言不遜,冒犯尊顏,請老先生海函。

    說罷,轉身便走,老先生送出學堂道;老東家慢走,恕不遠送,便轉身回堂,心中暗想,這幾日,每天講課,除中午吃飯外,不曾離開學堂半步,亦未見哪位學生下地走動,豈有失餅之理,老先生百思不得其解,便將趙夢龍叫到面前道;趙夢龍,你這兩日失餅可是事實?趙夢龍道;學生焉敢胡說,是這等說,是老夫子之誤也,想了想有對趙夢龍道;你今日回去,與你令尊商量一下,明日你再帶兩張白面餅,讓你母用針認上一條紅線。將紅線團成團越長越好,將針別在白面餅上,帶到學堂,照就掛在原處,趙夢龍答應一聲是,便轉回家中,將老師之言說與父親,父親聽了道;就按先生說的做了。

    次日早起,李氏將餅做好,找來一大團紅線,認上針,別在餅上,裝在書包內,趙夢龍起來梳洗已畢,飯罷,背起書包徑奔學堂而來,走進學堂,老先生早已等在那里。見趙夢龍進來便道;今日可曾將白面餅和針線帶來?趙夢龍道;按老師吩咐,備好帶來,先生道;既帶來,拿來我看,趙夢龍將書包遞與老師,老先生看了看道;按原位照就掛好,回歸本座,老師一邊講課,一邊不時注視著趙夢龍的書包,自早至午,不曾有任何人,靠近趙夢龍的書包半步,到了午時,老先生親將書包摘下來看時,這一驚非小,三張白面餅不翼而飛,老先生道;諸位學生不許亂動,且看紅線扯到哪里去了,眾人仔細看時,紅線從窗逢出去,老師吩咐學生,立刻順著紅線去找餅,便知餅的下落,看看何人將餅偷去了,眾師生順做紅線找到學堂外,紅線順著學堂前一條小路扯去,小路通向西南方,小路崎嶇,凸凹不平,眾師生順著紅線找去,走有二里之遙小路通向一個偏僻的山溝里,小路兩側灌木叢生,茂密芊綿,又行數里,前面一片密松林,雖然時置陽春三月,但松林內依然是陰森森,冷颼颼,風擺松濤呼呼作響,紅線一通往密林深處。

    一路上學生有說有笑,都欲知餅的下落,便順著紅線往前找,又行一程,只見不遠處有一丘孤墳,學生們見了一個個畏縮不前,老先生道;大家不要怕,來至且近,但見墳丘高大,由于多年無人管理,墳丘上荒草萋萋,墳前用三塊方形石板砌的,紅線從墳門進去,直通墳內,眾人看了,不知如何是好,老先生圍著孤墳轉了轉,看了看道;將墳挖開,看看墳內究竟如何。吩咐趙,錢,孫,李你四人馬上回到村中,將鐵掀鎬頭拿來幾把越快越好,不得有誤,四人答應一聲是,便回村去了。

    不消半個時辰,四人將鍬鎬拿來,老先生吩咐道;將墳挖開,且不可將紅線挖斷。學生們開始挖墳掘墓,老先生站在一旁心道;挖墳掘墓犯一大忌,怎奈今日,便得已而為之。

    須臾,學生們將墳掘開,有人報告老先生道;報告師墓已掘開,墳內只有棺木,尸骨皆無,紅線伸入地下,老師道;一不做,二不休,順著紅線繼續往下挖,學生們答應一聲,揮舞鍬鎬挖下去。挖約三尺有余,又聽見鍬鎬碰擊石頭聲,細看時,里面是一塊大石板蓋著,紅線順著大石板邊緣繼續向下伸入,學生再報老師道;報告老師,里面是一塊大石板,紅線順著石板邊緣繼續伸入地下,老先生將石板掀開,且看石板下面如何,學生們將石板邊緣挖出來,大家伸手,吶喊一聲,將石板掀開一看,石板下面是一個深不見低的洞穴,從穴內咕嘟嘟冒出一股黑氣升天,須臾,化作一朵彩云飄然而去。眾人看看穴內,黑洞洞,陰深莫測,令人毛骨悚然,再看紅線,伸向穴內。

    老先生又吩咐道;周,吳,鄭,王你四人再回村中,多拿一些繩索,一個抬筐,再拿一個搖鈴來,速去速回,四人應若一聲去了。

    時間不長,四人將繩索抬筐拿來,老先生將抬筐綁好,道;哪一位敢下此穴內,一探究竟,眾學生面面相覷,無人應聲,老先生見無人應喏,便對趙夢龍道;你父昨日來學堂說我校規不嚴,要知餅的下落,非你探此地穴不可,趙夢龍聽了不禁一愕,心中暗道;此穴內,非鬼既妖,探此地穴,兇多吉少,九死一生。如若不探,師命難違。趙夢龍萬般無奈,只得坐在筐里,眾學生拽著繩索,正欲將趙夢龍放下去。

    老師道;且慢,將搖鈴蠟燭帶上,又對趙夢龍道;趙夢龍,你下到穴底時,以鈴聲為號,到底時搖搖鈴,我門便知你已下到底,無論找到找不到餅,回來時,再將鈴搖一搖,我門便知你回來了,趙夢龍答應一聲是,眾師生,便慢慢將趙夢龍放下去,繩索放到盡頭一根再接一根,約有半盞茶時,才隱隱聽到鈴聲,師生們才知已到穴底。

    趙夢龍坐在筐里,只覺得晃晃蕩蕩,呼呼悠悠,起初時還覺清醒,后來如同做夢一般,到了穴底,趙夢龍定定神,睜眼看時,乃是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自懷中取出火種,將蠟燭點燃,只見這洞穴象遂道一樣通向遠方,深不可測,有一股潮濕的氣味,趙夢龍稟燭照一照,不知洞道通向何方,趙夢龍順著洞道行了許久,恍惚有一門戶阻路,趙夢龍用手輕輕一推,門便啟開,原來門是虛掩著的,趙夢龍信步走進門去,剛跨進門步,忽聽得背后哐噹一聲巨響,他回頭看時門已自動關上,趙夢龍心中驚疑,轉回身再開門時,門不開,用力推拉,紋絲不動。細看時方知是一道石門,退路隔絕,此時趙夢龍心道;吾命休也。他站在那里,思想自己一心讀書,壯志未酬誓不休,不料,今日糊里糊涂葬身在這地穴之中,我死不足惜,家中父母年近古稀,養育之恩未報,父母年邁多病,無人來行孝,吾今身葬于此,家中父母得知兇信,何以忍受得了,想到此時,不覺潸然淚下。

    趙夢龍在穴中苦思多時,心道,我不能在此等死,我何不從門旁挖個洞鉆出去,他想到此,遂到石門旁用手去挖,洞壁堅硬。挖不多時洞壁沙石將手指磨得鮮血直流,趙夢龍暗叫一聲苦也,心想,洞道是堅硬泥沙,我手無寸鐵,自己有多少時間,能將洞道挖通,上面的人,長時間聽不到鈴聲,必疑我已遇害,縱然有人下來找我,想打開這道石門亦是枉然,趙夢龍心中暗道;看來,此身必葬在這里無疑矣。

    趙夢龍,已知死到臨頭,亦不甘心,似大喊幾聲,妄想喊聲傳出洞外,但喊聲在洞道內回蕩,欲想喊聲傳出洞外,是癡心妄想了。

    趙夢龍定了定神,心道;這里無水無米,不餓死亦得渴死,想回到洞口是癡心妄想了,我不能坐以待斃,在這有生幾時,應該做些甚么,以消遣臨死前的思念。他看看殘燭將盡,愴促便順著洞道再往前走,暗想,反正是生死路一條,走到盡頭,或許有出口,亦未可知。

    趙夢龍將殘燭拿起來,順做洞道前行,走了不久蠟燭燃盡,忽覺眼前一片黑暗,欲想前行甚是困難,趙夢龍無奈,只得停止前行,倚著洞壁坐下來。此時他只覺饑渴難耐,心道,難道坐在這里等死不成?他暗下決心,只要有一線生機,就不能坐以待斃,他立起身來,手扶洞壁摸索前行,走了一程,忽見遠處隱約有一點光亮,趙夢龍心中頓覺豁朗,高興至極,便不顧一切向光亮處奔去。

    趙夢龍快步奔走,越走越亮,洞道寬敞,趙夢龍原以為已走出洞穴,不料,走到亮處,雖然寬敞明亮許多,但暗無天日,四周看看,一片朦朧渺茫,更無山川田原,才知并非走出穴道之外,心中暗道;傳說陰朝地府便是這樣,難道我已來到陰朝地府了?趙夢龍猶豫片刻,不知如何是好,此時更覺口干舌燥,焦渴至極五臟如焚,四處尋覓滴水皆無,抬頭遙望,忽見遠處有茅舍三間,趙夢龍便向草舍奔去,來至且近,排達直入,便道;屋內有人馬?小生打擾了,只聽屋內有嬌滴滴的聲音應道;趙公子請進,趙夢龍進得屋來,挑簾看時,原是一位俊俏少女,妙齡不過二九。那少女將趙夢龍讓進屋里賜座,只見這位少女,笑盈盈站在那里,面賽桃花,??謚齏?,亭亭玉立,恰似仙人。端著托盤,盤內清茶一杯,輕移蓮步,送到趙夢龍面前道;趙公子可是饑渴難奈?請用吃茶。趙夢龍一看,幾乎疑在夢中,滿腹胡疑,深施一禮道;多謝姑娘相救,那少女莞爾一笑道;趙公子不必多禮,早知你必來不可,我已等你多時了,三日失餅,師逼無奈,來此穴中,你反倒謝起我來,趙夢龍接杯在手道;區區幾張白面餅,不置一提。

    茶罷擱盞,姑娘道;趙公子一日不曾用膳,請少等,說罷,走到一張桌前,拿起一個銅鈴搖了搖道;金鐘當當響,酒席飯菜一起長,熱騰騰的飯菜擺在桌上,趙夢龍饑不擇食,吃起來,真覺得像平生從未吃過的珍饈,趙夢龍吃罷了飯道;多謝姑娘救饑,外面還有人等我,小生告辭了,姑娘道;既有人等你,我也不久留,小女三天劫難,多虧趙公子三日賜餅相救,如若不然,吾命休矣,今幸一會,救命之恩,不知何以為報,我這里有仙丹兩顆,送給你一顆略表小女感激之情,此丹非同一般,人若帶在身上,可長生不老,如若人死后帶著他,可保尸體不腐,完好無損,趙夢龍道;如此珍貴之物,小生怎敢收吝。姑娘道;請趙公子收下,小女略表寸心,如若不然,小女心亦不安也。趙夢龍道;是這等說,恭敬不如從命,小生冒昧相貪了。姑娘道;此事不可外泄,趙夢龍道;小生銘記心中。

    趙夢龍接丹在手,袖起來道;小生還有一事,有勞姑娘賜教,姑娘道;有事說來無妨,不必拘禮,趙夢龍道;小生來時,路過一道石門,進來后,門自動關閉,小生回頭再開時,怎么用力推拉,依然紋絲不動,不知是何緣故?姑娘笑道;門若能被推開,你還能走到這里來么?趙公子放心自去,門會自動開啟,趙夢龍半信半疑向來路走去。

    趙夢龍辭別了姑娘,回歸原路,直奔地穴出口,坐在筐里搖了搖鈴,上面的人早已等得不耐煩了,各個議論紛紛,有的說,趙夢龍早被妖魔吃掉了,有的說,已經被鬼怪所害,怎能回來。眼看日落西山,咱們的趕快回家,天黑了,妖怪會從穴中出來吃人。

    正議論間,忽聽得洞內傳出鈴聲,眾師生急忙將繩索提起來,用力往上拉,須臾,將趙夢龍拉出洞穴來,眾人異口同聲的問道;你找到餅了么?怎么才回來?還以為你被妖怪所害,老先生問道;你可知道餅的下落?趙夢龍道;回稟老師,學生自下到穴底后,里面是漆黑一片,點燃蠟燭,見里面只有一條洞道,我順著洞道往里走,走了很久,也不知走出多遠,不曾見到任何事物,我看蠟燭將盡,再不敢往前走,便轉身回來,沒走多遠,蠟燭燃盡,學生好不容易摸索回來,逢人贈丹之事,只字不提。

    老先生聽了道;既如此說,雖不知餅的下落,但足以證明,失餅非我校師生所為。你回去稟告令尊,將失餅原因說明,免除誤會,趙夢龍回到家中,將三日失餅,探穴之事如此這般,一一與父母說明,遇人送丹之事不曾提及。

    說不盡光陰似箭,趙夢龍度過十年寒窗,鄉試得中秀才,屢試得中進士,探花,趙夢龍領了通牒,轉回家中,全家喜作一團,親友得知齊來祝賀,賀客盈門,居都稱贊趙夢龍文章之妙,如若進京會試,必能高中,錦繡前程,不可估量,舉家歡喜,連日做慶賀宴,不在話下。

    第二年春上,趙安按排趙夢龍進京會試,摘了良吉日起程,趙安夫妻備酒宴邀了親友前來餞行,趙夢龍收拾行裝已畢趙安選了個得意助手,權作書童,陪趙夢龍一同進京,一切按排妥當,趙夢龍臨行前告別母親李氏,李氏愴然淚下,叮囑一番,自不必說。

    辭別母親,趙安及親友送至十里長亭斟酒作別,臨行前趙安道;兒啊,此番進京,就你主仆二人,舉目無親,好自為之,一路之上,風景誘人,不得貪玩,更不許貪戀酒色,早早進京,莫誤考期。

    趙夢龍道;爹爹請放寬心,只是此番進京,歸無定期,別無掛念,只是撇下二老無人來行孝,趙安落淚道;兒啊,既讀書,須知忠孝不能兩全,兒若能金榜得中,為父我意足矣。此地離京萬水千山,路途迢迢,古人云;讀萬卷書,行萬里路,你好自為之,莫辭辛苦,趙夢龍道;爹爹的教導,兒謹記在心。父子二人各道珍重,好生凄楚,說罷,撒淚而別。正是;只為求功名,辭別萬里行。

    趙夢龍辭別父母,墜淚而已,一路之上,凡道中景致,水色山光,無心玩賞,一路少不得,饑餐渴飲,夜宿曉行,不必細說。

    這一日,趙夢龍及書童,來得一座山莊,這座山莊離江岸不遠,風景宜人,是個好地方,凡南來北往的客人,都得在此打尖住店,江南江北發來的貨物,也得在這里轉運。因此,這座山莊熱鬧繁華,雖說山莊但離山很遠,這里是一帶漫坡,人們就在這里建了一個大村鎮,足有一千多戶人家,村鎮中有一條大街,店面密集,街道上人來人往,絡繹不絕,穿梭不斷,叫買叫賣聲,此起彼伏。

    趙夢龍穿街而過,不遠處,有一座大廟,這座廟宇,宏偉壯觀,紅墻碧瓦,三道大門,石頭牌坊,石頭獅子,廟宇軒昂,氣象森嚴。離廟不遠處,有一家飯館,趙夢龍看了看,此處比較清靜,門前掛著晃子,門開兩扇,伙計趕緊迎出門來道;客官,里門請,趙夢龍進得店來一看,紫紅色的地板,墻壁粉刷,掛著窗簾,名人字畫,還有幾幅水墨丹青,門對面有一扁額,上書五個大字,讓人非我弱,靠門里有單間雅座,外面放著幾張桌案,趙夢龍在靠窗的一張桌坐下??掌孿?。店小二過來,擦抹桌子,擺好吃碟道;客官,你想吃甚么?我們這里別看是山莊海味較多,趙夢龍道;隨便來點便是,伙計下廚,須臾,伙計端來一盤海雜拌,伙計倒一杯酒道;客官請慢用,

    此時,燴海參,烤蝦段,拌蟄頭,全端上來,趙夢龍自斟自飲,果然味道鮮美,心道;享受點美味,也是人生一樂,酒至半甜,忽聽得外面有人吵吵嚷嚷,趙夢龍從窗探頭一看,是飯館的伙計,正與一道人吵鬧,這位道人衣著襤褸,上身穿著道袍,補了又補,赤橙黃褐蘭,五色具全,再往臉上看,但只見;鷹嘴鼻,凹勾臉,八字眉,三角眼,眵滿目,鼻涕泫,好似從來不洗臉,胡須頭發都搟氈。

    再往下看;腰系一根破絲絳,穿的褲子,難辯色地,挽著褲腿一長一短,赤腳灑鞋,前露腳趾后露腳跟,怕鞋掉了,用草繩綁著。這位道人,身背破包,內里鼓鼓囔囔,不知里面甚么東西,手提佛塵,七長八短,有毛可數。那道人比比華華,正與伙計交涉。

    趙夢龍看罷多時,方知道人意欲進店吃飯,伙計不許道人進來,道人道;無量佛,你開館,不讓客人進去吃飯,是何道理?難道貧道付不起錢?伙計道;道爺,您要用齋別處用,這里盡是葷的,道人道;我雖出家多年,葷素從來不計較,貧道還有個毛病,意欲何往,非去不可,無人敢擋。說話間,只見道人一閃身,進了飯店,伙計一看老道進屋,上前一把將道人腰間系的破絲絳抓住,往后一拉,便將絲絳扯斷,道人跟跟蹌蹌往前跑了幾步,撲嗵跌倒,不起來了,喊道;掌柜的,你事伙計不讓我吃飯便罷,還將貧道推倒在地,門牙都碰掉了,說著話,噗的一聲,吐出一顆牙來。趙夢龍看了看,站起來,到伙計近前道;伙計,你好生無理,這位道爺既要用飯,理應相迎,你怎能將人推倒在地,將牙碰掉,豈有此理?伙計道;是,是,客官,您看這位道爺,不是小人推倒的,小人不讓他進來,扯斷絲絳跌倒的,客官,您看這位道爺坐在您面前,客官您如何用飯?

    趙夢龍道;你既將道爺絲絳扯斷,碰掉門牙,理應請郎中來看,老道一笑道;也罷,看你是個伙計也不必請郎中了,不過,今天我得白吃一頓,如若不然,你得把我這顆老牙按上,伙計一聽,暗道;你的牙不知幾時要掉了,今天我認倒霉吧,便道,道爺你隨便找個座吧,道人對趙夢龍一笑道;施主,貧道多謝你幫我說話,貧道坐在你面前,你不嫌棄吧?說著,便搬把椅子,坐在趙夢龍對面,坐定之后,伙計給添了個吃碟,拿雙筷子,放在吃碟上道,道爺,你吃葷,還是吃素?道人道,酒肉竄膛過,佛主心中留,貧道從不吃素。

    片刻,伙計端來一壺酒,幾個菜,道人也不客氣,拿起酒壺自斟自飲道;好酒,好酒,貧道知道這飯館酒菜好。惜哉,開飯館的人,以貌取人,勢利眼,以貧富論人品,施主,若不是你從中說句好話,這頓飯我還真吃不上,趙夢龍一笑,沒說甚么。

    老道將自己的菜吃光,見趙夢龍的燴海參,烤蝦段,拌蟄頭,也不問價,伸出象雞爪子一樣的手,抓一把便吃,旁邊的書童,見老道坐在對面,身上的虱子也不知養了多少年。象螞蟻搬家一樣,滿身亂爬,只是礙于公子之面,不便多說,此時見道人用手抓菜吃,心想;這老道實是裝瘋賣傻,便道;老道你吃這菜如何?道人哈哈笑道;美哉,善哉,書童心道;花這大價錢買的,可不美齋,善齋,書童道;老道你可知價錢否?道人看了看趙夢龍道;貧道看得出,你二位是仗義忘利的人,是正人君子,視金錢日糞土。我吃點,你二位還能心疼么?無論貧道吃多少,你算賬便是了,說著伸手又抓。

    趙夢龍見這位道人用手抓著吃,便放下筷子道;請問道長仙府何在?道人口里嚼著菜含糊不清的道;貧道自幼出家,不曾有甚么仙境神府,書童聽了心道;原來是一位野老道,趙夢龍猶道;長老甚么法號?道人道;貧道沒有法號,書童道;老道,你吃完了?道人將菜吃光用道袍擦了擦手道;酒足飯飽,說著抬頭看看趙夢龍道;施主,多謝你的招待,趙夢龍道;這沒甚么,道人道;貧道我這么大年紀無功授祿,于心不忍,臨走前有幾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趙夢龍道;仙長有話請講當面無妨,道人道;貧道自幼出家,學過奇門遁甲,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知人間,袖存乾坤,知陰陽氣數,通五行八卦,曉吉兇禍福,你我雖是萍水相逢,從你的五官相貌看出,你是干甚么的,而且還知道你的過去和未來,吉兇禍福,我想將我的看法說來,未知二位可聽否?書童道;江湖術士,信口胡言,吃了人家酒菜,沒法走,說幾句好聽的,騙一頓飯吃罷了。趙夢龍道;休得無理,道爺有話請講當面,小生愿聞其詳。

    道人道;既如此,貧道便信口雌黃,說上幾句,只見這老道掐著中指,閉上眼睛,口中念念有詞,算了一會睜開眼睛道;施主,如果我沒說錯的話,你是進京趕考的舉子,趙夢龍點了點頭,道人又道,你的家鄉離此很遠,你在幼時讀書,曾失過餅探過地穴,趙夢龍道;然也,正是小生,道人又道;穴中經過貧道不便詳說,玄機不可道破,施主一生,命途多舛,施主初出茅廬,涉世未深,須知人心叵惻,世態炎涼,樹大招風,風撼樹,名人出名招人鳴,出頭的椽子先爛,既讀書,須知人生坎坷世事不凡。

    施主此生,有情字纏身,切記,情能生人,亦女殺人,情能令人,發奮上進,亦能使人前功盡棄,拼死輕生??占仁巧?,色既是空。施主此番進京,且不可意所欲為,適可而止,方能逢兇化吉。再者,你聽貧道良言相勸,在此多住一兩日,如若不然,必有一場大難,切記,切記,不可任性使意。

    趙夢龍聽罷道人之言,心中暗想;看不出這道人,不是尋常之人,等閑之輩,想到此便道;仙長你是何人,因何用這話來警告我?你能明說否?道人搖搖頭道;天機不可泄也,適才貧道之言,你要切記,我這里有一道避水符,你帶著,也許有用得著的時候,告辭了。

    老道說罷;轉身便走,書童過來攔住道;老道,就這么走了,你有錢沒有?留下點,老道哈哈笑道;出家人吃四方,要錢沒有,要我說話,倒有兩句,實話告訴你,從你五官上看你印堂發暗,亦是不祥之兆,說罷,一轉身飄然而去。

    主仆二人吃完飯,付了店錢,便轉身走出飯館,看看天氣晴朗,風和日麗,萬里無云,趙夢龍道;適才道長之言,警告我二人在此多住兩日,不知是何道理?書童道;莫聽那瘋道人信口胡言,且是趕路要緊。

    主仆二人,問了鄉導指路,離開小鎮,二人行有數里之遙,前面一江阻路,江面上風平浪靜,二人來到江岸渡口,只見遠處劃來一只小船,小船甚快,轉眼間來到口岸。趙夢龍一看擺渡人,此人年齡不大,四十左右歲,頭戴一頂舊斗笠,粗布白褂,下身穿免襠黑褲,白褲腰,挽著褲腿,看相貌慈面善目。趙夢龍近前施禮道;老兄,你可是擺渡人?那人道;那是要過江的么?趙夢龍道;正是如此,那人道;請二位上船,二人上船坐好,擺渡人,搖櫓搬槳,直奔對岸駛去。

    趙夢龍坐在船上,遙望四周,但只見;青山郁郁,綠水泱泱,奇峰聳立,怪石懸昂。船到之處,碧波蕩漾。景映水中,山搖地晃。趙夢龍觸景生情,遂吟道;

    綠水青山一孤舟,劃破湉湉碧波稠;

    高山流水千古秀,人生哪得幾回游。

    趙夢龍證在四顧山光與水光,此時船至江心,突然,狂風大作,起初時揚塵翻土,次后來,倒樹摧林,但只見;

    風起處,塵埃滾,倒樹摧林日色昏;

    樓臺亭閣揭去瓦,房倒屋塌驚殺人。

    飛沙走石天地變,萬戶千家緊閉門。

    冥冥漠漠乾坤暗,迷迷蒙蒙亂紛紛。

    江面上,波濤洶,翻江倒海鬼神驚;

    颯颯狂風巨瀾起,巍巍狂濤海波騰。

    欲掀五岳填四海,四海翻騰撼龍宮。

    陰差陽錯四時亂,四時不分亂五行。

    起初時小船搖搖晃晃,此起彼伏繼續前行,次后來隨波逐浪,傾刻間,消逝在狂濤巨瀾之中。正是;可憐翰林讀書子,頓作隨波逐浪人。

    欲知二人性命如何,請看下回分解。

    

    作者閑話:

    內心慈悲,才是真正的養生。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以下哪个是竞彩篮球的官方网站 www.yhwnyu.com.cn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以下哪个是竞彩篮球的官方网站,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