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福利彩票官方网站快乐12:生死緣

熱門小說

正文  第七回 失銀兩他鄉遇故親 再進京險些

章節字數:4131  更新時間:19-08-05 17:20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便將他留在我家做長工,攢了些銀兩,前些天,那長工帶著銀兩走了,拙女朝思暮想那年輕人,一病不起,這不,延醫調治,說用無根草和無根水煎熬,能治此病。趙夢龍道;這無根草花錢能買得到,這無根水不知何出去取?你老說的無根水,故名思意,大概就是無源之水,常言道;樹有根水有源,哪里去找無源之水?老嫗道;年輕人有所不知,這無根草不易買著,這無根水么,隨時可取。趙夢龍愕然道,隨時可???老嫗道;你想啊,天上下的雨水有源么?每日早晨草上樹上的露水有源么?這些不都是無根水么。趙夢龍道;言之有理,老嫗又道;為這無根草,我老婆子東奔西跑,又崴了腳,若不是遇上公子你這好人,我老婆子的性命難保,我老婆子死活倒無緊要,可是,我女兒她還年輕,若有個三長兩短,教我老婆子如何是好?老嫗又道;咳,我老婆子光顧自己說話,忘問公子家住哪里,真糊涂,公子爺貴府何處?趙夢龍道;問這何用?老嫗道;常言道;受人點水之恩,必當涌泉相報,公子的相救之恩,我老婆子豈能不報,日后好去登門拜訪,以謝公子大恩,趙夢龍含糊其詞道;小生孤身一人,到處飄泊游蕩,四海為家,哪有甚么府上,老嫗瞪眼望著趙夢龍道;不對,不對,公子爺天庭飽滿,地閣方圓,眉宇間一團英氣,直沖腦頂天門,是個文人,有達官貴相,怎回沒有府上?四海流浪,這不可能,趙夢龍聽了,心中一動道;是嗎,老嫗道;決錯不了,別看我老婆子是山里人,種幾畝田地外,還會批八字相面,趙夢龍笑道;你老人家別騙我了,我在前,你在后面,你還沒看見我的全部面貌呢,老嫗道;說真的,看相用不著仔細,全部看到,只要兩眼一掃,一目了然,便知這人將來如何。趙夢龍先是一怔,繼而哈哈一笑。
談笑之間,二人不覺已轉過山峰谷口,前面是一片地勢較平的山坡,坡上是寬闊的田野,老嫗指著田邊的一座茅舍道;那就是我老婆子的住所,公子若不嫌棄,請屈駕到我寒舍家中,小憩平刻,趙夢龍道;多謝老夫人相讓,小生這就告辭了,老嫗道;馬背公子過謙了,是我老太婆應該謝謝你,你反倒謝起我來了,公子的大恩大德,我老婆子無以為報,來到家門口,豈能越門而過,別說大恩人你,就是過路之人,到我寒舍喝口水,也理所當然。何況公子您,救了我這條老命不說,還送我回到家里來,說話間來到舍前,老嫗不用趙夢龍攙扶,自己跳下馬來,順手將馬韁從趙夢龍手中扯了過來,牽到一顆樹下,將馬栓好,回頭將趙夢龍推推拉拉,讓進屋里。
踏進老嫗院門,三楹茅舍,一圈蘺芭小杖,前后兩屋,前屋面對著,起伏不平的丘陵坡地,后屋依著秀奇挺拔的峰嶺,一條淺細的清流,自后東側的山澗流下,溪水叮咚,順坡而下,在陽光的映照下,像一條銀蛇,彎曲著,靜靜的扒在那里。好一座清靜幽雅的住宅。
老嫗將趙夢龍讓進前堂坐下道;公子稍等,我老婆子去做點薄酒素菜,不提救命之恩,亦略表地主之宜,趙夢龍道;老夫人別客氣,小生能受用一頓粗茶淡飯,小可亦感激不盡了。老嫗道;老身今日大難不死非常高興,開開葷,打打牙祭,你不知到,老身只是在有客人的時候才吃酒,否則,飲酒味同爵膽。趙夢龍聽了,不忍拂卻她的好意,老嫗立刻動手做菜。趙夢龍看著這老嫗不象一般農家婦女,但又好像,身穿土布青衣,腳扎青色綁腿,花白頭發挽簪,半個時辰后飯菜端上來,放在一個方桌上,那拿了兩個碗,在一個酒甕里舀了兩碗酒,笑道;薄酒素菜,味淡如水,請公子慢用。趙夢龍聞到菜香,心道;這老夫人果真客氣,老嫗招呼趙夢龍坐下,笑道;來吧,要不是你急著趕路,老身再多炒倆菜,怎奈來不及了,趙夢龍道;讓老夫人費心了,老嫗道;今日雖非佳節,老身得公子相救,大難不死,理當慶幸。
吃飯的時候,趙夢龍想,這老嫗說她有個女兒,怎么這般時刻不
曾見她,難道她的女兒果真病重,飯都不能起來吃,心中想著,但不好再問,心道;這話問出來,豈不讓老嫗笑話,挺大的個男子漢,非要見人家姑娘,有失大雅。趙夢龍和老嫗面對面坐著,不時抬頭便能看見老嫗的眼神,她的眼神與她的年齡不附,常言道;老眼昏花,濁而不明,這老嫗的眼神像不到二十歲的大姑娘。心中雖是懷疑,但不好細看,更不便多問。老嫗端起酒碗道;公子請,趙夢龍亦將酒碗端起道;老夫人請,二人對飲一口,一股清香直沁心脾,酒味濃而不烈,純正可口,他雖不知酒的名字,但知道是好酒,想不到在這深山野地里,還有者等好酒,趙夢龍端起剩下的酒,又飲一口道;好酒,老嫗道;恩公不嫌酒薄,多飲幾碗無妨。
老嫗拿起筷子,指著桌子上的菜道;別光顧說話,吃菜,吃菜,發相讓間,自己便夾了點清淡小菜放在口中,趙夢龍看了道;老夫人吃素?老嫗道;不錯,老身吃齋,倒不是信甚么教,也不是不愛吃葷惺,因為批字看相都不能動葷,一旦動葷,便不靈了。三碗酒下肚,趙夢龍醉態漸露,老嫗舉起酒碗道;馬背公子請,趙夢龍也將酒碗高高舉起,二人一起道;干,兩人一飲而盡。老嫗手按已干了的酒碗道;老身不但會相面批字,對醫理卻也不外行。趙夢龍在酒力的作用下,無意中信口道;老夫人精通醫理?小生近日略感不適,老夫人若不見外,給小生看看若何?老嫗道;公子救命之恩未報,公子若信得過老身,老身怎好推辭,趙夢龍道;那便有勞老夫人了。老嫗道;說哪里話,不過,醫理有云;望,聞,問,切,若要看出病因,缺一不可。
趙夢龍本來沒病,想推辭不看,老嫗已起身搬來一條凳子,放在自己面前,坐下仔細察看舌苔,兩目瞳仁,看罷,老嫗道;公子將手伸過來,讓老身看看脈象,方知病情怎樣,好處藥方。趙夢龍不得不將手臂伸出來,放在桌上,老嫗將三根手指搭在趙夢龍的腕脈上,突然,五指一緊,扣住趙夢龍的脈門,五指纖纖的手,如同鐵鉗一般趙夢龍頓覺膀臂麻木,莫說趙夢龍一白面書生,便是武功高強的人,被扣住脈門,亦難脫身。適才那老嫗還彎腰駝背,老態龍腫,說話氣喘噓噓,。此刻,挺直了甚體,從羅框里取出繩索,將趙夢龍拉到屋里,頂梁柱旁,用繩索緊緊的綁上,趙夢龍被綁在頂梁柱上移動不得,如夢方醒,驚問道;你是何人?緣何如此?老嫗站在趙夢龍面前,銀鈴般的嬌笑道;趙公子,你沒想到吧?你不認識我,本姑娘教你看看我是誰,說著,用手一抹臉,摘下面具,露出本來面目道;趙夢龍一驚道;原來是你,原來你是劉家大小姐劉若英,我早懷疑你不是買藥老人,劉若英嬌笑道;你雖聰明,畢竟還是入了我的轂中。
趙夢龍在劉永強家一住兩載有余。日久天長,劉永強的女兒劉若英,見趙夢龍能寫會算,文質彬彬,相貌不凡,父親提親,他執意不肯,為此,劉若英因愛生恨,想羞辱他一番,方解心頭之恨,今番見他進京趕考,見機會來了,她暗自跟蹤,來到此地,心想,就這樣與他相會,難免有些羞愧,正不知如何面對,見一老嫗從不遠處的草堂出來,便心生一計,暗道;我何不假扮老嫗戲他一戲,便悄無聲息的來得老嫗身邊,出手點了老嫗的啞穴,將老嫗背起,離開此地,將老嫗放在一個隱密處,又點了老嫗幾處要穴,老嫗言行不得,只好呆在那里。劉若英心里明白,她的點穴手法,不超過兩個時辰,不解自開。
她扮成老嫗,假裝崴了腳,將趙夢龍騙到房中,置酒款待,三碗酒下肚,妒火中燒,原形畢露,她將趙夢龍綁在頂梁柱說道;今天我讓你死到在這里,也讓你死的明白,說著,從靴筒里拔出牛耳尖刀,在手中上下拋弄著趙夢龍驚道;你要做甚?劉若英哈哈一聲,嬌笑道;我不作腎,我要作心,我要把你的心挖出來看看,是怎么長的,邊說邊將趙夢龍的衣扣一個一個的解開唰的一聲,將趙夢龍的上衣扯下來,霎時間赤胸裸背,露出白凈凈的胸脯,一起一伏的跳動,趙夢龍道;你殺了我,你也休想活命,官府知道后,定拿你問罪。劉若英笑道;你真聰明,說的也是。她退后幾步,坐在床沿上道;本姑娘倒要想想,怎樣處治你,方解我心頭之恨。
趙夢龍被綁在那里,行動不得,只好任人擺布。劉若英突然娥眉一挑,嬌笑道;我若殺了你,后患無窮,我把你閹了,再教你進京趕考,我讓你進京當太監,你看若何?趙夢龍聽了差點暈過去,面紅耳赤的道;你是一個大姑娘家,雖不是金枝玉葉,亦是大家閨繡,今日能如此作為,也虧你想的出來,說的出口。劉若英笑盈盈的道;喲,到底是讀書人說出的話,斯斯文文的,有條有理,趙夢龍氣道;要殺要刮由你,小生只求個痛快。劉若英杏眼一媚道;你急甚么?想當太監,再急也不差這一時半刻。趙夢龍氣的無言以對,只是被綁在那頂梁柱上行動不得,將臉扭在一旁。不與劉若英對面,劉若英走到趙夢龍扭在一邊的面前道;你還有甚么話說?趙夢龍怒道;和你這樣不知羞恥的女人,有甚么話說。劉若英手里拿著尖刀,柳眉一皺道;那我可就要動手了,話音未落,只聽咔的一聲,趙夢龍的褲帶被挑斷,褲子立刻脫落腳下。光溜溜,赤條條,露出下半身來,劉若英看了,俏臉一紅,舉起牛耳尖刀,忽聽得窗外有人尖叫一聲。劉若英猛然一驚。
正是;方欲進京考壯元,卻又險些當太監。欲知尖叫的人是誰,請看下回分解。
    
    有云;人生在世為功名,善惡對錯有人評;
      興廢廢興王有理,是非非是權勢衡。
話說劉若英見那三叉處,不由得俏臉一紅,銀牙一咬,暗道;一不做,二不休,般倒了葫蔞灑了油,惡很很將牛耳尖刀舉起來,正欲動手,忽聽得窗外有人尖叫一聲,劉若英心道;怎么這么巧,早不來人,晚不來人,偏偏這時刻來人,劉若英這一驚不輕,如夢方醒。暗忖,此刻我不走,被人看見,傳將出去,說久闖江湖的總鏢頭劉永強的女兒劉若英,欲割男陰,做出這等見不得人的事來,父親的一世英名丟盡,我劉若英一生也不好見人。想到此刻心道;我不快快離開這里更待何時,心想,走前門,必備人看見,轉身來到后窗,砰,一腳,將窗踢開,閃身而出,奔向后山林中,畢竟是習武之人,踏山川,如履平地,霎時間蹤影不見。
趙夢龍見柳若英被來人驚走,心中又喜又憂,喜的是劉若英走了,一時半晌不能回來,憂的是自己被綁在頂梁柱上,脫不了身,聽喊叫是女人的聲音,自己乃一男子漢,褲帶被人割斷褲子脫落腳下,兩手被縛,提不起來。欲喊求救,若被那女子看見,怎生是好。如若不喊人來,自己脫不了身,無奈之下,自己只好慢慢松動。窗外一聲驚叫之人,不是別人,正是這房主人老嫗的女兒林巧兒,此刻,林巧兒出門歸來,走近房前,忽聽屋內有男女的對話聲,不知何人在此,推門不開,以為是強盜入室,未敢妄動,便輕抬腳,慢落足,悄無聲息的來得窗前,用舌尖舔破窗欞紙,以看究竟,她從小孔往里一瞧,但見屋內頂梁柱上綁著一人,雙手背后,周身赤裸,但只見那人是何模樣

    作者閑話: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以下哪个是竞彩篮球的官方网站 www.yhwnyu.com.cn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以下哪个是竞彩篮球的官方网站,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