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回 淫夫淫婦謀害親夫 一錯再錯得過且過

章節字數:4094  更新時間:19-08-12 21:11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日,李彩云與趙夢龍道;相公,自進京趕考至今已有幾  載?趙夢龍道;迄今算來三載有余零。李彩云道;時隔三秋,未知家中二老姑嫜可好?理應還鄉看看。略盡孝道,趙夢龍道;夫人說的極是,只是岳母大人無人來行孝。老夫人道;我這里有人照料,老娘早有此意,只是未提罷了。離鄉多年,理應回去看看二老。
過了兩日,小夫婦一切應用備好。辭了親友,拜別老夫人,啟路蹬程,老夫人,千叮嚀萬囑咐道;兒啊,回到家中,要好生照看相公一定要孝敬二老公婆鄰里相處和睦。臨行時女兒女婿灑淚而別。眾親友數里相送,各道珍重,趙夢龍李彩云經奔大路而去。來時一人,回時一雙,歡歡喜喜,回歸家鄉一路上,饑餐渴飲,夜宿曉行自不必說。
且說當朝太師之女一朵花。一朵花自那日見趙夢龍,在宴席間胡言狂飲一番喝得酩酊大醉后,被太師逐出太師,一朵花對此事耿耿于懷,心中不時暗忖,一名頭名壯元,必是通情達理,德才兼備之人,何以在大廳廣眾之下失態胡吃狂飲一番,其中必有因緣。父親當眾賜婚,他見難以推卻,不好當面辭婚,故而借醉狂飲,其中必有隱情。她想到此時,便派心腹之人,秘密跟蹤調查趙夢龍,
這一日,心腹之人來報,道;啟稟公主,在下已將趙夢龍查明,公主道;他在哪里?心腹之人道;回稟公主,趙夢龍現在湖州府吳明縣,李家村,與一村姑結拜成親,一朵花道;他憑榮華富貴不要,當朝駙馬不當,與一村姑成親,那人道;稟公主,在下查明,那趙夢龍早與那村姑相識已久,他二人一見鐘情,相傳死里討生,他二人恩比山重,情比海深。山盟海誓,死不離分。一朵花聽了,妒恨惱火,忌氣攻心。暗忖,憑我父親的勢力,有吃不完的山珍海味,享不盡的榮華富貴,憑我堂堂當朝太師公主,在他眼里,不如一山野村姑。他為一民間村姑情深不逾,榮華富貴無動于衷,視金錢如糞土,象這樣的人,天下少有。我倒要看看他是不是鋼造鐵鑄,沒心沒肺之人乎,一朵花強忍心中惱怒道;他現在何處?那人道;稟公主,他夫妻二人,正在回鄉的路上,一朵花思忖良久,對二人耳語少許道;你二人回去,須是如此這般這般如行事。不得有誤。二人答應一聲,喏喏而去,各自分頭行事。
趙夢龍李彩云夫妻二人欣喜若狂,一路徜徉,行走在還鄉的路上。
這一日,行走在曠野的路上,眼看紅日銜山,趙夢龍方覺天色將晚須尋客棧投宿,二人邊說邊急往前趕,轉過一道山彎,遙望前方有燈火隱現。不遠處,有一位老丈走在前面,趙夢龍急趕近前道;老丈打擾了,前面何處可有村鎮客棧?老丈抬頭看看趙夢龍道;你要住店?趙夢龍道;天色將晚,正欲尋家客棧,老丈道;這方圓百里,荒無人煙,更不用說客棧了。趙夢龍嘆口氣道;如此說了,我夫妻二人,投店無處,只好露宿荒山了。老丈手指前方不遠處微弱的燈光道;公子若不嫌老夫的茅舍簡陋,總比露宿荒山,棲身草地的強些。趙夢龍道;老丈如此善良,小生感謝老丈。說話間,不覺來到草堂,夫妻二人進得屋來,先茶后飯,熱情款待,老嫗道;荒山野處,只有粗茶淡飯,趙夢龍道;多謝老人家熱情善待。
飯后無話,茅廬三舍,一明兩暗,四人各宿一間,趙夢龍此刻甚覺疲困,倒下朦朧入睡,不知何時,李彩云似睡非睡,朦朧中見有公差模樣的兩個人,架起趙夢龍便走,她大驚醒了,黑暗中果然不見夫君趙夢龍,一對老夫婦也不知去向,不見蹤影,驚慌中出屋四周尋找趙夢龍,在昏灰的月光下,見不遠處有二公差,劫架著一人,行走如風,李彩云急在后面追趕,她哪里知道,被架走的人不是她的相公趙夢龍,而是閻王爺打發二鬼差架著被妖女掏了心的道人魯俢真,正在奔走著,尋尸還魂,眼看漸漸落遠,恍惚間見那兩人走到一處荒野孤墳前,將趙夢龍往里一拋,見一人蓋上棺木,草草埋葬。李彩云趕到近前時,那人不知去向,蹤影杳然。李彩云來得墓前,天已微晗。定睛看了看,自己確實來到一丘新墳前。她痛哭叫喊,涕淚漣漣,哭得悲悲切切,哭得淚濕前襟??匏咦諾?;
叫一聲我相公死因不明,為甚么這鬼差單抓夢龍;
撇下了我一人怎生是好,我二人情似海恩比山重。
自相逢我們倆恩恩愛愛,成婚后回故鄉一路安寧。
實指望回家中孝敬二老,不料想半途中又歸陰暝。
哭一聲這鬼差活活坑我,拆散了我夫妻天理不容。
叫相公陰曹路慢慢行走,我也要歸地府一路同行
李小姐哭得極度悲切,訴說得令人心惻,她邊哭邊用手去扒墳頭土。忽聽背后有人道;何處來的潑婦,想盜我丈夫墳墓?李彩云抬頭看時,見是來了一位美婦,那婦人穿白帶素,原是一位祭墳人。
此人是本縣內張家堡張喜貴的婦人,張王氏,王素云,王素云雖年逾三旬,生得有幾分姿色,與本村周來福通奸。張喜貴因做點小本生意,時常不在家,周家與張家相隔不遠,周來福見了張王氏,素云便眉來眼去的,張王氏見了周來福亦暗送秋波。周來福見張喜貴不在家時便到張家與王氏素云,同床共寢。秘密和歡,日久生情,一日不見,十分想念,
一日,張王氏素云道;你我二人恩愛情深,何時能成為長久夫妻?周來福道;此事須徐圖之,張王氏道;徐圖之亦得有個辦法,整日里人不人,鬼不鬼的,擔驚受怕,外人知曉議論紛紛。你我二人惶惶終日。周來福思忖良久道;我倒有個辦法,不知當講不當講?張王氏道;有何辦法,何不說來我聽聽,周來福道;你二人夫妻長久,我說了多有不便,張王氏道;莫不是說你我私奔,再不然,買點砒礵給他吃了,將他毒死,周來福道;私奔,終非長久之計,如若你丈夫得知你我二人在哪里,他尋找去了,如之奈何?張王氏道;那就弄點砒礵將他毒死,一死了之。周來福道;婦道人家,頭發長,見識短,假若用砒礵將他毒死了,張家有人起了疑心,告到縣衙,那縣伊斷案如神,人送綽號賽包公,倘若被他勘破,你我二人豈不成了刀下之鬼,再成夫妻,只待來世了。張王氏道;這樣也不好,那樣也不成,你有何妙計,快說來我聽,周來福道明日我上山上去,捉一條小蛇,裝在細小竹筒里,等你丈夫回來,夜間趁他睡熟時,將竹筒一端打開,對準你丈夫的嘴,小蛇必將從竹筒爬出,小蛇正好從口鉆進你丈夫的肚腑里,那小蛇在腹內必將腸胃咬破,中毒必死無疑。如有人問,便說你丈夫忽得暴病身亡。查不出毒蛇咬傷跡象,買口棺財裝殮,抬出去一埋,倘若有親人疑心,驗不出中毒跡象來,過了百日,你我二人明媒正娶,成為名正言順的長久夫妻。豈不兩全齊美。張王氏聽了道言之有理,此乃妙計,二人主意已定,各自寬衣解帶親親吻吻,擁抱在一起,合歡一場,各歸寢處不提。正是;奸淫出人命,賭博出賊性。
話說張喜貴,出門幾日,做點小本生意,掙得幾兩文銀,歡歡喜喜轉回家中,張王氏見丈夫歸來,雖心中厭煩,但口不能言,便假意殷勤,急忙上前撣土拂塵,口中說道;這些天你才回來,讓奴家好生想念。張喜貴道,為了養家胡口,怎好在家呆閑。這年頭花錢容易掙錢難。雖出門多日,也沒掙多少錢,王氏笑道,掙多掙少倒也無妨,錢乃身外之物,生不帶來四不帶去。這幾日東奔西走,可是累著了?我去給你打壺酒來吃,好好休息休息,說著話,將張喜貴的銀兩掏出來,出門去了,借打酒為由,便去給淫夫周來福送信,見沒人看見便向周家宅院走去。進得屋來,見周來福坐在床邊,大腿壓二腿,雙手抱膝,不知在想甚么注意。忽見走進一個人來,一驚,見是王氏素云,由驚轉喜道;明天白日的你怎么來了?沒被人發現?莫讓人看見了起疑心,張王氏道;我來給你報喜來了,周來福道;喜從何來?張王氏道;我家那個該死的回來了,今晚便可行事,你可將毒蛇抓來了?周來福道;蛇倒是弄來了,我想你一個婦道人家,到時手軟,弄不好被你丈夫知曉,告到縣衙,你我都得吃官司。張王氏道;你盡管放心,好事必成。周來福道;千萬小心行事,切莫莽撞,敗露奸計。
周來福將竹筒取出來,三個手指來粗細,一尺多長,王氏接過竹筒,袖了起來。出了周宅,到酒肆打了一壺酒,轉回家中。王氏回到家中,便到廚房炒了幾個小菜,放上桌子,將菜端放在丈夫面前,酒壺提來,親自給丈夫把盞斟酒,張喜貴見妻子這般殷勤,很是高興,喝了幾杯酒,張喜貴道;好了,美味不可多用,張王氏道;丈夫出門在外,數日不歸,多有辛苦勞累,多吃幾杯,酒能解除疲勞。說著,起身提壺,又給丈夫斟滿一杯,送到張喜貴面前道;丈夫外出掙錢辛,苦我敬你一杯,張喜貴幾杯酒下肚,醉態漸露,王氏有意將他灌醉,又斟一杯送到他面前,張喜貴見王氏如此勸讓,接過酒杯,一飲而盡,張王氏笑道;丈夫這幾日酒量增大了,再來一杯吧,又斟滿一杯送到張喜貴面前,張喜貴醉意正濃,接過酒杯又是一飲而盡,將酒杯遞給王氏道;夫人今天與往日不同,不知如何變得這般殷勤,我今天高興再來一杯,王氏聽了嚇得一哆嗦。趕緊接過酒杯,斟滿酒送到張喜貴手中,張喜貴接過酒杯道;這杯酒算是最后一杯了,說著,一仰脖,又是一口吞盡。酒杯一扔,仰面朝天,躺在床上,酩酊大醉。張王氏心中十分高興,只待夜深人靜,便好行事。
少許,只見張喜貴張著嘴,呼嚕嚕,呼嚕嚕鼾聲如雷,王氏見丈夫醉態如泥,鼾然大睡,暗忖,司機已到,便到張喜貴身旁,用手搖晃著張喜貴道;喜貴,喜貴,起來脫了衣裳再睡。如何搖晃,張喜貴依然是鼾聲如雷。
張喜貴在外奔波多日,辛苦勞累,更兼不勝酒力,已是號鼾大睡,王氏推拉幾下張喜貴,見張喜貴渾然不知,便取來竹筒,見張喜貴張著大口,還在呼嚕,便將竹筒一端,輕輕啟開一個小孔,對準張喜貴的口,輕輕一搖便聽小蛇在竹筒內蠕動了幾下,順著小孔往外一鉆,這小蛇哪里知到這是甚么地方,便是有空就鉆,小蛇從竹筒里爬出來,進了張喜貴的嘴里,順著口腔鉆進腹內,小蛇覺著一熱,便在腹內亂竄亂咬。
張喜貴正在熟睡之際,忽覺腑內絞痛難忍,慘叫連聲,滿床亂滾,張王氏見了已知是小蛇在腹內起了作用。假裝不知,跑到大街喊人,左鄰右舍,前后住戶,不出了甚么事,都急忙上張家來看,王氏哭訴道;我丈夫不知怎么了,正睡覺間,忽覺腹內疼痛難忍,眾人進屋來看時,見張喜躺在床上,痛得滿床亂滾,豆大的汗珠,在臉上往下掉。眾人問道;張兄怎么了?張喜貴強忍腹內絞痛道;腹痛,腹痛,眾人道;何不去請一郎中來看?張王氏怕請來郎中,看出破綻,哭道;我一婦道人家,深更半夜的,多有不便。內中有一好心人道;待我去請便是,那人匆匆去了。此刻已近子時,去請郎中的人,不見回來,見張喜貴呻吟聲愈來愈小,躺在床上亦不滾動了,眾人以為腹痛輕了些,眾人漸漸離去,有幾個與張喜貴較好的親友仍在守著他。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以下哪个是竞彩篮球的官方网站 www.yhwnyu.com.cn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以下哪个是竞彩篮球的官方网站,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