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三福彩官方下载安装:生死緣

熱門小說

正文  第十一回 淫夫淫婦謀害親夫 一錯再錯得過且過

章節字數:4126  更新時間:19-08-13 16:44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又過半個時辰,張喜貴一點呻吟聲也沒有了,依為他是睡著了,眾人近前一看,張喜貴口流血水,早已氣絕身亡。
張王氏見張喜貴已死,心中暗自高興,便假意傷心,在張喜貴身便哭道,我的夫啊,你死了,我可怎么辦哪?我的夫啊,你怎么這么快就走了,你一走了之,撇下我孤兒寡母可怎么辦哪,我的丈夫啊,你死了,我也不活啦,我若是改嫁了,人說我不守貞節,若要改嫁也難找象你這樣的好心人哪,我的夫啊,你怎么撇下我就不管了呀,哭得淚如雨落,說得真真切切,眾人聽了無不感嘆不已。都來勸說道;人死不能復生,哭亦我益,王氏假意傷心,又哭了一會,爬了起來,
次日清晨,眾親友鄰居們,幫著王氏辦理喪事。周來福待在家里,一夜沒睡,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心道;此事若不成功,勢必暴露無疑,后果不堪設想,他急得像熱鍋里的螞蟻,在屋里轉來踱去,忽聽外面有人說張喜貴死了,心中又喜又憂,喜得是能與王氏成為長久夫妻,憂得是,此事一旦敗露,輕則坐牢重則性命難保。他偽裝不知,假意來看張喜貴,他來到張喜貴欞前,跪下磕了三個頭,起來問王氏道;張兄得了何病致死?王氏哭訴道;昨日回來,夜晚睡覺,突覺腹痛,遣人去請郎中,未等郎中請來,便一命烏乎。說著話,又假意痛哭起來。
周來福又哎聲嘆道;張兄一生為人耿直,厚道,就這樣暴病身亡,惜哉,痛哉???,又長嘆一聲道;好人無長壽啊,說罷,亦同眾人忙著。過了三日,張王氏買口棺木盛殮,抬出去埋葬了事。正是;可憐一位生意人,慘遭毒手無人尋。
過了數日,周來福乘夜深人靜,偷偷來到張家,王氏道;我看這事不妙,周來福道;又有何事不妙?張王氏道;這幾日,大街小巷,有人議論紛紛,說我丈夫死因不明。必有隱情。這幾日別來我這里,如若被人發現,必疑你我通奸,說是淫夫淫婦謀害親夫。周來福道;空口無憑,死無對證,怕他作甚。民不舉官不糾,任他們信口雌黃。
常言道;路上說話,草中有人聽,屋里說話,屋外有人聽。偷聽說話是本村人,姓郝名賢,郝賢這人是這村中的閑人,不務正業,游手好閑,吃喝嫖賭偷樣樣都干。他聽說張喜貴死了,撇下個年輕貌美的小寡婦,心中總是掂記著。這天傍晚喝完酒,在大街閑游,忽想起張家寡婦,便幽靈般來到張家,見屋內燈光微明,便急匆匆來到門前,忽聽屋內有人竊竊私語,郝賢心道;夜深人靜,寡婦一人,與誰夜談,聽聲音似是男聲,他想一探究竟,看看與張王氏交談的是何許人云也,郝賢輕抬腳,慢落足,來到窗前,洗耳偷聽,將周來福與王氏的談話,聽得真真切切,清清楚楚,郝賢心道;原來是你二人通奸作弊,害死張喜貴。我得去縣衙,告他二人通奸害命之罪,轉身悄然離開張家,邊走邊想,不然,縣衙治了他二人的罪,我是白跑腿,甚么也得不到,又是何必的,心道;我得看看那男人事誰,得不到美人,詐他幾文錢花也是好地。便轉身回來,伸舌頭將窗欞紙添破,睜一眼,閉一眼木匠調線往屋里一看,原來是周來福,心道,讓這小子捷足先蹬來。后悔自己來遲一步,這人讓他占先了。正自垂頭喪氣,忽想起周來福有個妹妹,生得眉清目秀,也罷,借此機會將他妹妹弄到手,也得快樂半生。主意已定,轉回家中,思來想去,久久不能平靜。
次日早起,吃罷早飯,梳洗已畢,來到本村孫媒婆家,媒婆見郝賢來了,忙道;今日甚么風,將郝賢侄刮到這里來了?郝賢道;孫媽媽幫個忙,辦點好事,孫媒婆道;甚么好事?郝賢道;請孫媽媽給小侄做媒,孫婆道;賢侄又看上誰家小姐了?郝賢道;本村村東面有家姓周的,喚周來福,他家有個妹妹周麗娟,生得美貌,真得勝似天仙,孫媒婆道;人家小姐肯下嫁給你么?郝賢道;孫媽只管提媒便是。他若不應我,我自有辦法。說罷,袖出幾兩碎銀,放在桌上去了。
孫婆收了銀子,理了理頭發,來到周來福家,見周來福正在家里獨坐,見孫婆來了,道;孫媽媽可是有事登門?孫婆道;老身特來給令妹提親,周來福道;給誰家公子提親?孫婆道;本村郝公子,郝大閑人。你看如何?周來福道;我妹妹怎能下嫁給他,孫媽回去對他說,他想娶我妹妹,那是癡心妄想,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白日做夢。
孫婆回去,當郝賢將原話實說了,郝賢聽了笑道;也罷,看我怎么治他,說著直奔周家,周來福見郝賢親自登門,便道;郝賢弟你來作甚?郝賢道;聽說大舅哥出事了,我做妹夫的怎好置之不理,袖手旁觀呢。周來福道;誰是你的大舅哥?癩蛤蟆想吃天鵝肉,郝賢哈哈笑道;你做的好事,還用我明說嘛?周來福道;我做何事?郝賢道;偷奸害命,你可知罪?周來福聽了,一愕,心道;這事怎么讓他知道了,忙換面孔道;有話好說,有話好說,郝仙道;這門親事你若應允,萬事皆休,如若不然,咱們縣衙門見,說罷轉身去了。
周來福深知事情的嚴重性,如若不應這門親事,后果不堪設想,如若應了這門親事,就是將妹妹推進了火坑。周來福萬般無奈,只得和妹妹周麗娟商量,讓妹妹答應這門親事,周麗娟聽說讓她嫁給郝賢,她雖未見其人,但也早有耳聞,口里不說,心中十分難受,只是落淚,周來福道;看在兄長的面上,就應了這門親事罷。周麗娟只是泣哭不語。
周來?;氐階約悍恐?,暗忖,這門親事如若應允,坑了妹妹一生,如若一應,后患無窮,思來想去,暗道;我須如此這般,方能雙全齊美。心中高興,又到張家與王氏素云商議。周來福對張王氏道;壞了,王氏道;又有何事不好?一驚一詐的,周來福道;你我二人做得事泄露風聲,已被郝賢知曉。王氏道;何以見得?周來福道;今日親自登門來求婚,要與我妹妹成親。他說這門親事若應了便罷,如若不應,縣衙門見。王氏道;答應他不就事了。周來福道;你不了解這人,你有所不知,郝賢這是個污賴,得寸近尺,今天這事,明天那事,倘若一事不應,必來刁難,王氏道;這可如何是好?周來福道;以我之見,你燒過頭期后,且到遠方親戚家躲一躲,多住幾日,待那尸體與小蛇一同腐爛,倘若有人告到官府無尸驗證,此事自然罷休。王氏道;如此說,這門親事便不應允了?周來福道;暫且不應,王氏道;你若不應,那郝賢即刻告到官府,你我都得吃官司。你且應允,無事之后,再作退婚之策。二人商量對策,暫且不提。
    話說郝賢回到家中,等了三日,不見周來?;匾?,遣人去問,只是推辭,來人道;我家公子說了,只有兩天期限,在不應允,衙門口見,周來福無奈,只好再與妹妹商談。提起此事,周麗娟,只是落淚。周來福道;好妹妹,答應了罷,日后我再想退婚之策。
周勝仙雖非大家閨繡,讀過圣賢書,覽過烈女文。知三從,曉四德。周麗娟心道;古人云;忠臣不保主,烈女不嫁二夫。日后再要退婚,傳揚出去,教我如何做人。我若不應,哥哥做的事,被人抓住把柄,整日不得安寧。不如我且應了,等到了他家一死了之。省得哥哥左右為難。想到此節,便道;古有訓,有父從父,無父從兄。兄長做主,妹妹聽從便是。
郝賢聽說周來福應了這門親事,樂得不得了。一想起那美人,恨不得即刻摟在懷里。急得團團轉,遣人速去往周家送彩禮,告知周來福,三日內,必得成親。周來福萬般無奈,只得聽郝賢按排。
到了第三天,花轎來到周家門前,周麗娟哭得跟淚人一般,眾人勸說一番,周麗娟無奈,只得上來了花轎,接親的后面跟隨,一路吹吹打打,。來到郝賢家,拜罷天地入了洞房,郝賢樂得手舞足蹈。周麗娟辭退陪同女眷,自己獨坐房中,越思想越煩惱,把心一橫,扯一段白綢綾懸梁自盡。
郝賢與周麗娟拜了天地,入了洞房,命幾位婆娘陪著周勝仙,自己出來,擺酒設宴款待眾親友,自午至晚,方散。郝賢急得不得了,送別親友,回到洞房,見屋內無光,房門緊閉,郝賢心想,這美人等我不來,獨自睡了。忙推門進去,將燈點燃一看,這一驚非小,但見美人已是懸梁自盡了。郝賢好生不忍,思念多日的美人,未能與她同床共寢,至今變成死人。思想多時,痛淚已干,心道;人命關天,傳揚出去,必吃官司。眉頭一皺,計上心來,遂將周麗娟解下來,待夜深人靜,將周勝仙背起來,經奔張喜貴墳塋,將墳墓掘開,起開棺木,將張喜貴尸體起出來,放在一邊,再將周勝仙的尸體放在里面,掩埋已畢,又將張喜貴的尸身移往別處埋葬。
郝賢回到家中,以計而行,急忙來到周家找周來福道,來周來福不在家中,心想,準在張家,與王氏作樂,他毫不猶豫,來到張家,更不言語,排闥直入,周王二人正開心之際忽見有人闖進來,慌得手忙腳亂,遮掩不迭拿褲當襖。郝賢進屋也沒說別的,先道;周來福,你將你妹妹藏在哪里?周來福連驚帶怕,渾身哆嗦,急忙道;我不知道,郝賢道;是你做的事,你推說不知道?今天我陪客人吃酒,回到洞房,不見了你妹妹周麗娟,分明是你二人定的計,將我哄騙,三天內不交出你妹妹,跟我縣衙走一趟。周王二人急忙跪在郝賢面前,求饒道;好兄弟,你且莫到縣衙,待我找到妹妹,送還給你便是。郝賢道;限你十日內找到,找不到絕不罷休。
不表周來福如何去尋胞妹周麗娟。再說道長魯修真自那日被妖女吳鳳英,剖腹摘心后,真魂未散,不知幾日來到豐都城,來見閻君,閻王道;魯修真,你何故來此?魯修真道;貧道被妖女害,閻王命判官將生死簿拿來,翻了翻道;你還有十年陽壽,還魂去吧,魯修真道;貧道尸體已被小妖吃掉,何處附身?閻王吩咐二鬼差道;帶魯修真到陽世之間找一道尸還魂。二鬼差怏怏不快而去。離開閻王殿,轉過陰山,來到陽世間,二鬼中一鬼道;抓魂容易,送魂難,何處去尋道人尸身,二鬼差正行走間,忽見一人挖土掘墳旁邊放著一具女尸。一鬼差道;還給她吧,另一鬼差道;那是一具女尸,何以還得?那鬼差道;管他男女,交了差便是,如若不然,何處尋找道人尸身。一鬼說著,將魯修真一推道;還魂去吧。
郝賢哪里知曉,此時已將棺木撬開,將張喜貴移出來,便將周麗娟遺體放在里面,復將棺木合好掩埋。又將張喜貴的尸體移到別處深葬。
張喜貴死了至今已有六天,今天是第七日,張王氏素云,  今日早起為了掩人耳目,便來給丈夫張喜貴燒頭七日,來到張喜貴墓前不遠處,便聽有人啼哭,心中好生納悶,來至且近,原是一位年輕貌美的女子,在自己的丈夫墳前嚎淘大哭,痛不欲生。
張王氏認為是丈夫張喜貴在外做生意,被著自己,偷養的小姘,不敢明著吊孝,暗到墓前祭奠。大放悲聲,看樣子,情有獨鈡。她氣沖沖上前道;何處淫蕩野婦,在我丈夫墳前痛哭?
李彩云忽聽有人說話,抬頭一看見是來了一位祭墳人,怒氣沖沖,怯而不恭,便道;我家相公在此墳中,張王氏道;豈有此理,分明是我丈夫六天前埋葬在這里,怎能說是你家相公在此墳中?二人吵吵嚷嚷,拉拉扯扯,扭作一團。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以下哪个是竞彩篮球的官方网站 www.yhwnyu.com.cn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以下哪个是竞彩篮球的官方网站,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