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体育彩票官方网:生死緣

熱門小說

正文  第十二回 劫后余生千里尋親 窮途末路忍氣吞聲

章節字數:4056  更新時間:19-08-18 11:02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踏雪無痕柳兆仁浩嘆一聲道;賢妹,你的心情我完全明白,你的處境實在是太難了,總而言之,賢妹你不必過于為難,我替你打算,是讓你就近先投靠一個親戚家,暫時避難,然后再極力想法,一面籌劃替你打官司,一面替你找你的相公趙夢龍,我絕不是從此棄你而不管。我若不管,此事將來傳到江湖中去,我如何見江湖武林中人,我們武林人最講究丈義救人,救人救到底,最忌諱有始無終,這一點,賢妹你盡管放心。
李彩云聽了柳兆仁這番話,感激不已,唉聲嘆道;這都怨我家門不幸,禍起我身,累贅的別人不到安寧,令仁兄難為情,如若不然,仁兄將我送到尼姑庵里去吧。說著泫然淚下。柳兆仁嘆道;這尼姑庵豈是你住的地方。尼姑庵雖是佛門修行之地,可也有藏垢納污之所,賢妹是一個官宦家人,豈能與她門朝夕相處,我看你還是找個可靠的親友寄住下來好些,李彩云泣嘆道;我哪有可靠的親友,以前聽母親說,淮安有一位表舅,但不知淮安府離這里有多遠?柳兆仁道;淮安是在江蘇北邊,離此有幾百里。
柳兆仁籌思一刻道;表舅之親雖很疏遠,但總強似無親無故之人,那么,你想去投奔他家,我可以使得,好在這淮安府也是我正要去的地方,我先將你送到表舅家去。
柳兆仁主意已定,先投奔淮安府去。李彩云深怕柳兆仁援助之事,到此為止,當下惴惴不安的看了看柳兆仁一眼道,仁兄,你將我送到淮安我表舅家里,只不過是給我找一暫時棲身之地,我亡父亡母的欞柩放在這里,終不是了局,教我這個做女兒的痛心難安?;共恢業南喙?,是生是死,也須打探明白。這關系到我下半生的事。我還是求仁兄替我找,找著了我家相公,不但小妹將來有托靠之人,而且我李氏家中的血海深仇,也倚仗著他來報呢。仁兄,你是我的恩人,也是我一家的恩人,你務須答應我這個無親無故的懇求。說著走到柳兆仁面前,襝祍一拜。跪著不肯起來。
柳兆仁連忙答拜道;賢妹放心,我不能言而無信,我將你安置令親處,我再想法子,查找你相公的下落。我決不會袖手不管。就是打官司告狀這些事,也可以交給我,我可以盡力而為。李彩云聽到這話,復又盈盈下拜道;小妹至死不忘,仁兄的大恩大德,今后一切事,只有依靠仁兄你了。次日,柳兆仁算清了店帳,又雇來輛車,徑奔淮安去了。
這一日來到淮安,柳兆仁對李彩云道道;天色尚早,不必住店,徑奔淮安府衙,到府衙一問,才知機緣不巧。于賢有卻在府衙做事,不過現時奉差進省了,又打聽于賢有的寓所,門房說就在府后街。柳兆仁又同李彩云到后街于賢有的府宅,柳兆仁上前扣門,出來一位擁婦模樣的人,柳兆仁說明是送小姐來的,傭婦回去通報,半晌出來說;我們太太說,不認得這門親戚,老爺沒在家,不敢接待,將大門關上了。柳兆仁再三解說,傭人只說,我們傭人不敢做主,等老爺回來再來吧。
好不容易奔波數百里,前來投親,結果,人家拒之門外。柳兆仁無奈,對李彩云說了,只好先住店,在府城找了一家客棧,選了一明兩暗的房間,柳李二人各居一室。
次日,柳兆仁又去一次,于家還是不認,李彩云急得只是泣哭。不覺數日過去,柳兆仁十分焦躁,他想了個主意,備了些禮物,換了嶄新衣服,他陪著李彩云,來到于家門口,伸手扣門,那開門的還是那上次那仆婦,將柳李二人又打量一番,雖才隔數日,好象不認識似的,看見二人穿著暫新的衣服,又有許多禮品,這女人便上前問道你老貴姓,有何貴干?柳兆仁道;在下姓柳,我是李家盟侄,現陪李小姐特來拜訪老爺和太太來的,這位李小姐與府上是親戚,這傭人哦一聲道;我給你報一聲去,轉身進去,不一時,又一扭一扭的走回來道;我們太太教我問問你,有甚么事要見我老爺?柳兆仁一皺眉,只好一一告訴明白,又將禮品送上,說是送給于老爺的,那女仆接過來,提了進去。不移時,出來笑道;我們太太說了,請柳大爺和李小姐屋里坐,一面說一面將李彩云攙進內宅,柳兆仁隨后,當下進了大門,柳兆仁一看,這是一所四合院,南側屋好象是客廳,這女仆攙著李彩云經奔客廳,柳兆仁亦隨后跟了進去,進了客廳,李彩云坐在茶幾旁邊,柳兆仁便坐對面桌旁椅子上,女仆獻茶之后,遂到內間回話。略過片刻,女仆將門簾一挑,道;我們太太來了,柳兆仁李彩云一起站了起來,只見一位年約三十的夫人,姍姍走來,粉面朱唇,兩只水汪汪的眼睛,柳眉彎彎,一口雪白的牙齒,繡履長裙,頗有官太太的姿態。
這位于夫人,眼波一轉,將柳兆仁瞥了一眼,轉臉將李彩云從頭到腳細細端詳一番,柳李二人進前施禮,各自通名。柳兆人長揖道;在下姓在下柳,是李府的盟侄,無事不敢蹬門,我是特來護送李小姐的。李彩云忙道;表舅母,甥女李彩云,甥女只是路途太遠,沒有早來給舅母請安,今日造訪,請受甥女一拜,遂以晚輩見長之禮,襝祍下拜。于太太連忙攔住道;吆,可別行大禮,大老遠來的,請坐下說話。
謙讓一陣,各自歸坐,這位于太太滿臉陪笑道;不怕二位見笑,我進門日子淺,老鄰舊親,我實是不知到,但不知我家老爺與你門老爺是怎么個稱呼?這位柳大爺,你與我家老爺可是故交么?李彩云急忙站起來說道;我先父從前做過濟南府知府,我們本是江蘇人,你老是我的表舅母,我父親生前做知府的時候,表舅曾在我們那里辦過錢谷。你老與表舅一題,他便想起來了,又指著柳兆仁道;這位柳大人與表舅素不相識,他本是我父親的盟侄,又是我父親的門生。甥女不幸近遭家難,才由他將我送到這里來的。于太太聽到此刻,哦了一聲道;你原來是李知府道令媛呀,我說呢,我們是江蘇人,哪里來的山東親戚呢。
柳兆仁微咳一聲道;于太太令甥女李小姐已經無家可歸,是我受她令兄李步云公子的諄囑,特地送她來,想在尊府上暫時避難,遂將李府謝世的事略說了一遍。而后按照事先編好的言語,說李步云公子,現在正在縣城告狀報仇,因為仇家買動賊人,屢次陰謀加害,,李公子不放心妹妹,覺得兄妹客居在外,諸多不便,恐為賊人所乘。因此,命在下送他來投奔親友,因為府上一者是至親可投,二者又知表舅母相待最厚,三者相距又近。又恰置我柳兆仁送家眷回淮安,所以將李小姐順路送來。
一句話說的至情至理,于太太柳眉一挑,將李彩云,柳兆仁看了看,沉吟不語,半晌才道;可憐,可憐,可憐李大哥,一世為官清廉,怎么遭劣紳害了,真是可惜,想不到表嫂也遭禍殃。抽出小手絹往眼角上抹一抹,李彩云卻忍不住痛淚紛紛,對于太太說;表舅母,甥女如今是窮途末路了,我只希望你老惜憐我,收留我在此暫住,將來我家兄伸冤報仇后,必來尋我,那時再補報你老的大恩大德。
于太太俯首想了想,說道;按親戚來說,姑娘大老遠來的投奔我們來,我們怎能不管,況且表哥又幫過我門的忙,不過,他如今沒在家呀,我們這里也沒閑屋子,這可怎么好?正說著,只見內間門簾掀了掀,露出一個男人的頭來,細眉瘦臉約有四十多歲,向外掃了一眼,又將頭縮回去。
踏雪無痕柳兆仁,見這于太太,一聞李知府夫婦慘遭不幸,立刻語氣吞吐,面現疑難之色,似乎并沒有親戚關系之情。柳兆仁心中很覺觖望,遂向李彩云看了一眼,李彩云低著頭,竟也歔欷著,說不出話來,柳兆仁想教李彩云面吐借寓避難之意,李彩云竟勾起了心中的悲感,想到自己命途多舛,大老遠的奔來,偏偏趕上表舅不在家,不由歔欷不已。她卻不知道這位表舅母,乃是推托之辭。
踏雪無痕柳兆仁等了一會,見李彩云兀自不言,便忍不住道;于太太,令親小姐現在如涸轍之鮒,大老遠來投奔你府,務必請于太太垂情至親,將李小姐留下,李步云不久必來···還沒等柳兆仁說完,那于夫人虛與委蛇的道;柳大爺你不知道,我家老爺脾氣大,我做不了他的主,他沒在家,我實在不敢冒昧留宿。柳兆仁道;我聽府衙中人說,于老爺已公畢回府,這于夫人不容柳兆仁說下去,又搶著說道;親戚總是親戚,無奈我門這里實在是地方小,倒是有一間柴房,簡陋不堪,不能遮風擋雨,柳大爺既然和李公子舊雨至交,可以將李小姐接了去,先在你府上暫住幾日,只要我們將房屋修好了,我們一定將甥女接回居住。外甥女,你現在住在哪里?是店房,還是住在柳大爺的府上,那可沒說的了,親戚朋有都是一樣,要是住在店里呢可以再住幾天,等你表舅回來,命人將破房修好,再接姑娘來住,你看如何?
正說時,那個細眉瘦臉的人,從隔壁出來,又流柳李二人面前經過,斜眼看了他們二人一眼,向另一內間走去,于夫人抬頭看了看,并沒有引見給二人,柳兆仁心中一動,忙立起身來虛位以待道;請問這是位府上哪一位?于夫人面帶惝讬代言道;不相干,這是外來人,接著又說道;等我門老爺回來,將房屋修好,一定來接你去,說著,那位女仆人從西內間出來道;太太,里面請你說話,于太太眉頭一皺道;好吧,姑娘,柳少爺你先坐著,周媽,快倒茶。
于太太站起來,姍姍的走進西內間。柳兆仁和李彩云相對無言,為起難來,李彩云含悲欲淚低聲道;她不收留我,柳兆仁搖了搖頭,側耳聽細內間,一男一女正在呶呶爭辯,卻是語聲很低,柳兆仁低聲向女仆人問道;剛才那位是不是你家老爺?那女一愕道;你不認識我們老爺?柳兆仁道;素不相識,女仆正要回答,只聽于太太在內間喚道;周媽進來,周媽一伸舌頭,連忙進去了。
李彩云也十分注意,側耳細聽屋內人語,高一聲,低一聲,象似在爭辯甚么事,柳兆仁低問道;那人是你表舅么?李彩云皺眉道;那個人小眼長臉,模樣很像,可是多年不見,我也不敢冒認。
正在說話間,忽然門簾一挑,那位于太太走了出來,眉宇間微帶慍色,坐在椅子上向李彩云冷冷的道;就是這樣吧,你先回去,等我們老爺回來,再替你安排住所,說著,向那女仆瞥了一眼,竟象預先囑咐好了似的,女仆立刻在旁邊說道;李小姐不是坐轎來的么?我給你看轎去。李彩云向柳兆仁望了一眼,不禁玉容一変,站了起來,柳兆仁更是憤然,說了聲打擾,轉臉對李彩云道;李小姐咱們先回去,兩個人無可奈何,告辭出來,那位于夫人只送出房們便不送了,李彩云上了車,禁不住悲泣起了?;氐降攴堪酒?;這可如何是好?柳兆仁踧躇良久道;我再去打聽打聽去,你不必著急。
踏雪無痕柳兆仁,將李彩云留在店中,獨自到府衙探問,于賢章回來了否?門房說早都回來好幾天了柳趙仁疑問道;怎么他家里人說他沒有回來呢?門房人笑了笑道;這個我們可不知道了。踏雪無痕柳兆仁無計可施,為了安置李彩云竟在淮安滯留多日,心中煩悶,有時便到街上閑逛。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以下哪个是竞彩篮球的官方网站 www.yhwnyu.com.cn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以下哪个是竞彩篮球的官方网站,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